南太行是个好地方(二)

  • 小硕007 2 周前

    第三天:


    早晨7点半起床,8点20分出发。红豆杉大峡谷就在双底村后(东)面,有条村道可以直接插进去,不用去村外边绕了。旅馆老板热情地把我领到了正确的路口。

    穿过一片农田和果园,就进入了峡谷。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宽阔的河滩。河滩上水量很小,溪水横漫过水泥路面,没有桥,踩着石头就过去了。溪水过了河滩,是一个微型瀑布,四周修了护栏。往谷里走了几百米,水泥路就紧贴东侧,变成了比河道高出几米的土石路。

    刚走了半小时,就出现状况了——右脚跟腱疼起来(直到写这篇报告,我才知道那个部位叫跟腱)。脱了鞋看不出什么问题,但一走就疼,就像鞋帮太紧、磨脚的感觉。我用多余的袜子绑了一圈,可走一会就被挤出来了;又改穿两层袜子,疼痛也没有减轻。就这么走走停停,也是没辙了,只能右脚着地时小心一点,尽量减轻那种生疼的感觉。深一脚浅一脚的,看来得找一根拐杖了,于是接下来我一路都在寻摸拐杖(直到峡谷尽头才找到)。

    宽阔的土石路逐渐变成林间、石头间的小路,忽而在左,忽而在右,中间时不时还需要踩着石头过河。河道当中常见到巨大的石头,河边有牌子,标明这也冰川遗迹。红豆杉也见到几片,但没想象地那么多。河道对面有几个人也在往前走,后来发现是当地的村民。

    10点多一点,走过一片破房子(秦家磨)不久,就到了岔路口。这里海拔800米左右。如果左拐,继续沿峡谷走五六公里后,右拐走水泥路也能去马武寨。优点是能多体验一会峡谷风景,且后半程是缓慢上升,缺点是总路程会超过25公里。于是我选择右拐,直接爬沟,翻山去马武寨。

    我爬升本来就慢,现在右脚又疼,后来眼镜腿又断了,眼镜总往下掉,也没找到能捆一下的绳子,所以歇的频率很高。路过一片树林,是个大斜坡,这里可能是一群乌鸦的大本营,在头顶聒噪个没完,我学它们哇哇叫着,迅速通过,免得遭到鸟粪袭击。

    后面的路不能算爬坡了,应该是绕着这座山螺旋式上升。12点一刻,终于到山脊。沿山脊穿过一片松林,总算迎面碰到一个人。很快横穿一条一米多宽的水泥路,不知道通向哪里,路边是个荒废的小卖部,估计人迹罕至,开不下去吧。沿水泥路右拐十几米,继续左拐爬升。十几分钟后彻底登顶,遥望远处有两个山头耸立,前人攻略上叫其“双乳峰”。将近13点,走到“双乳”中间的垭口,1400米左右,这里就是今天最高点了。脚下是一条更宽的水泥路,往下到马武寨,往上则通往西仓、南仓方向。我坐下来吃午饭,把鞋脱了,解放一下双脚。手机也有信号了,工作信息涌进来,挨个回复一遍。吃完饭,我决定换上凉鞋,反正接下来是水泥路,右脚还能少疼一会。

    水泥路之字形下降,中间有近路,我穿着拖鞋也不方便抄近路。14点前后,到了马武寨村边,村子就坐卧在横着的V形沟的沟顶,这个近路必须得抄了,就直接下沟,穿到了沟对面,往右走就出村了。沿着村边的田地走,捡地上的山楂吃,可惜基本都被虫子蛀了。出村后不久,沟对面的山坡上有个房子很扎眼,跟《西游记》里孙悟空变的那个小庙相比,就差一个旗杆。或许这真是个山神庙,可惜隔着沟过不去。

    接下来通往抱犊村的路才是今天的亮点,一路都是水流切割出来纵深峡谷,就是见不到什么水。一路都是巨石或碎石,按理说这路况该换回登山鞋了,可一想到那意味着恢复脚疼,决定还是穿凉鞋走,小心一点就是了。想到脚疼的事情,进而猛然想起我还带着创口贴呢,正好能把眼镜腿粘好。赶忙拿出来,把眼镜修好,这下不用时刻担心眼镜掉了。

    我听着后边有声音,紧走几步下了沟底,想甩掉后边人(社恐发作)。前边几块巨石后面是一个“壶”,有两米高,下去有点费劲,看来走错了。我抬头环顾,左后方这条上坡的小路,不就是正路嘛。往上走,咦?后边那几个人冒了出来。他们不是在后边吗?怎么跑我前头去了?我仔细看看,才意识到自己转向了,这就是我刚刚走下来的路。晕!

    这看起来是一家子,三男一女,其中有个小男孩。我有点怀疑他们今晚能否安全到抱犊,心里并没有打算一起走。下去的路,就是要下那个壶。后边的路,时而在河道中央,时而在两边的峭壁上,需要攀爬。有个路段,明明路贴着左边的山坡横切,可走到头居然是基本垂直的三四米下降,我拽着树小心地降下去,看了下河道,大石头还是可以走下来的。后边一家子走过来了,我喊给他们继续走中间。就这样,我每想甩掉他们,就会遇到需要贴着边小心攀上攀下的路段,变相地等他们了。交谈中,得知他们从晋城来,把车停在了马武寨,打算今晚去抱犊住宿,明天走南仓再绕回马武寨。有一个地方,要爬上一个陡坡,还要踩在一棵树干上,其实是有点危险的,可他们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还嘻嘻哈哈的,我真有点佩服这家人的心理素质了。

    16点,来到了今天最为叹为观止的路段。这是一个至少十米高、坡度至少60的大壶。如果不是看到坡上有钢筋串起来的绳子,我真不敢相信这这能下得去。看四周都是垂直的峭壁,也没有别的路可走,典型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绳子下面是一个个被人凿出来的刚好放下脚的石窝,我扶着绳子小心翼翼地下去,绕过下面的深潭。下边还有个小点的壶,不是直下,而是贴着岩壁走下去了。走到壶底,迎面陆陆续续走过来几个游客。

    我看着这些游客和后边那家子从壶上交错而过。出了这个壶口,是几层平坦的天然台阶,豁然开朗。 我看着右边坡上很平坦,刚才那几个游客就是从上边走下来的吧。我走上去,杂草丛生,看了半天也没看出路来。正困惑间,往对面望,才发现河道对面有个不起眼的台阶,路依然要贴着峭壁走呢。这时后面那家人也过来了,我告诉他们走对面。这时,我右脚的凉鞋终于罢工了,张了嘴。我让他们先走,不得不换回了登山鞋,右脚跟腱又开始疼了。

    还好,后边的路越来越好走,很快我超过了他们,半小时后,到了抱犊村边,还是有很多山楂树,地上捡的山楂还都是虫蛀的。我发现上面都有一个针眼大小的洞,不知道是先被虫蛀了,才掉下来,还是掉下来后,才被虫蛀的。迎面过来一个人,问我见没见到一家人,我说在后边不远了,看来这是客栈老板来接了。

    17点20分进村,到达了我昨晚预订的“抱犊之心”农家院。这里住40元一晚,包早晚饭,条件比昨天可就差远了,两层的石头房子,二层是客房,摆了二十多张床,墙上糊满了《山西日报》。今天这里只入住了我一个人,晚上和老板一家人吃饭时,听他们说我路过的那个大壶叫“一线天”,是他们出入马武寨的必经之地。这个村子尚未通公路,看起来也通不了了,是真正的“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之地。出山的话,要么经“一线天”往上到马武寨,要么沿峡谷往下,经“八里沟”景区出去。但“八里沟”景区又属于河南,有时还不太愿意让他们过路。抱犊村如此闭塞的,很适合隐居,还有wifi哟。

    晚上睡觉前,村里放起了卡拉OK,有人一直唱到半夜。早晨提起来时,老板说他家也有,村里每家都有,是被走友们带起来的,因为大队伍的走友都喜欢热闹。这几天吃饭的时候牙疼,吃饭后却又不疼了,真是命途多舛。



    第四天:


    今天是第四天,其实在昨晚我还在犹豫今天行程要不要调整成从八里沟景区下去,晚上直接回京。最后还是决定继续按原计划,毕竟从八里沟下去也得走一天,脚该疼还是会疼。早晨吃饭时店老板问我北京的阅兵,普通人可否到现场去看,我说能到现场的可不是一般人呢,得经过千挑百选的,更何况,现场看还不如电视里看的效果好呢。老板说后院有个人也是去锡崖沟的,我们可以搭个伴。我不置可否,想着如果是一样的路线,应该会碰上的吧。对了,前晚在双底村时,店老板就告诉我今天的目的地锡崖沟村正在大兴土木改建,不让住人,可以住到南边的张沟村去,于是我订好了张沟村的住处。

    8点吃完饭出发。快出村时,眼看着直行就走到干涸的河道里去了,我选择左拐,没想到是通往另一个农家院的,被狗撵了回来。过河道,远远就看见了网上曝光率很高的那幅照片——老龙口。这其实是一个落差100多米的瀑布,只是水量太小了,只露出通体枣红的断崖,很是壮观。崖边虽然修了栏杆,我还是不敢太靠前。我正从各个角度拍照,后边来了一男一女两个走友,放起了无人机。我才注意到昨晚农家院的儿媳抱着孩子也在这里玩。无人机飞到了下边的峡谷里,变成了蜻蜓大小,那儿媳说不要放太低,好多无人机都掉下去没上来。

    等无人机回来,我们一起往前走。他们说前边有个天梯,他们打算从天梯下到八里沟景区出山。往前走了10分钟就折而右拐,一个大树下边就是天梯了,有个栅栏门。我往下走了走,原来就是人工开凿出来的台阶,很陡峭。我看下面露出一个人头来,就调头回来,继续赶路。

    这又是一个倒U字形峡谷,所以很快继续右拐,我找了个最佳位置,想观察一下对面天梯的那两个人是怎么下去的。看起来确实很危险啊。这时后面过来一个人,我们好像早就认识似的打招呼。原来他就是刚才从天梯下面上来的那个人,而且还是农家院老板说的后院住的那个人。我就说嘛,一定会碰上的,没想到这么快。他说他7点就出发了,刚才下去捡无人机来着,所以耽误了一个小时,跟我碰上了。于是我俩结伴走。

    接下一天的路,都是沿着大峡谷走了,没有贴着悬崖边,大部分地方都有栏杆或树挡着。可能我三天没跟人说话了,跟他聊个没问。原来他也是在北京上班,经常周末爬山,只不过他是在两步路报名。跟人结伴走,转移了我的注意力,且也有个“拖拽”的作用,我逐渐地忘了右脚脚疼这件事。一路都是横切,走得很是畅快。绕到峡谷的另一面时,还能看到谷底的公路,像个白带子。

    12点,终于横切到了八里沟景区的西莲寺。谷底的公路尽头,靠一部100多米的直达电梯,把游客送上来。这里有两个信号塔,还披着迷彩伪装,不知有何用意。西莲游客很多,我们没进寺参观,直接穿景区而过。轨迹上显示接下来是走公路上升200米,走小路再上升200米。我们都饿了,决定先找个阴凉处吃午饭。吃完饭,继续走,奇怪的是,没有上升,好走的很。半小时后,到达后静宫景区,这也是一个寺。寺门前竖立着几十块石碑,上边秘密镌刻着捐款人的姓名,这些碑排列地跟多米诺骨牌似的。同伴想在寺庙前的平台上放一会无人家都下面的峡谷里,我正好进寺庙逛逛。我进去转了一圈,其实到最后也没看明白这个寺供奉的是哪路神仙。一块被玻璃包在里面的石碑上写着“顺治皇帝大战英美时......”更是让我摸不着头脑。还是手机靠谱,查到以下一条资料“后静宫地处河南山西交界处,历来争讼较多。清末陵川大旱,据说三年无雨,风水先生指点说,后静宫所在的位置是龙脉,祠庙压住了龙脉才使得久旱无雨。于是山西人发起了声势浩大的‘剿后宫’运动,将殿堂祠庙全部捣毁。后来河南人集资将官司打到了京城,重新夺回了后静宫,现在看到的祠庙,都是后来修建的。”

    我出来后,他的无人机也收回来了。通往那条沟通晋豫两省的那条隧道就在头顶100多米处,需要脱离公路爬山了。这个坡还真陡,经常要手脚并用地爬,走了我出了一身汗。快到顶时,左边还有一条小路,这是从后静宫上去后横切过来的。 14点半,到达隧道口,这里有良面包车等着拉客,我们当然婉拒了。这条隧道有1公里长,里边的水洼还不少,幸好我们有手电护驾。走在隧道里,身上的汗去了一大半。走到隧道另一面后,脚下又恢复了水泥路。

    这也是我们的不解之处,费心费力挖出来的隧道,为什么是个断头路呢?半小时后走到下面的周家铺村,村口的路卡给我们做了解释。原来当初辉县和陵川两地商量好的,挖隧道的钱两县各出一半,路则各修各的。可等山西这边路修好了、隧道挖好了,河南那边却又不认账了,据说是换了县领导了。想到当地人这么倒霉,我们乖乖地交了5块钱的修路集资。其实想想也对,这项工程,对于山西锡崖沟村,才有出山的意义;而对于对面的河南,却意义不到,因为人家没有出山的需求。

    过了周家铺,前边就是锡崖沟了。走到村边时,果然发现到处都是残垣断壁,“拆”字样随处可见。看轨迹是先往北再调头往南,走到这里才明白也是V字形峡谷的原因。村子坐落在峡谷两边的悬崖上,中间有桥相连。我们没有过桥,打听到挂壁公路要一直往北走,但村民说上边有人看着,只能过车,不让过人。好不容易走到这儿了,我们还是坚持要去看看。走到村子最北面,向西出村,走到庄稼地里。远远看到了半山腰的一连串的窟窿。看着这高度,就算没人拦着,我也不想上去了,懒得爬了,脚又开始生疼了。

    我们调头回来,进村过桥后,同伴说他先走,南边快到张沟有个观景台,他想去那儿放无人家。我心说这无人机有这么好玩吗?他还提醒我一条重要信息——进张沟村前,有一个景区收费站,走到距离此收费站十几米时,需要从旁边山上绕一下。我跟他要了绕路的轨迹,他就匆匆走了,我们就此分开。

    进到锡崖沟村里,我四处张望,走到村中心的广场,想看看宣传栏上关于这村的规划。这时候听到后边传来了警笛声,我心说这是抓谁来了呢?没想到一辆景区巡逻车停在广场边,下来四五个人朝我过来,直接就跟我要70块钱的王莽岭的景区门票。我说王莽岭景区跟这边隔了几十公里远,在山北边,干嘛跑这儿来要票?他们不管,就说锡崖沟是王莽岭景区的一部分,进了村就得补票。我又说这村现在根本没有对外营业啊,没有营业为什么要票?说完我就抬腿走人。其实有点担心他们继续纠缠的,没想到他们没有追上来,我加快了脚步,离开这是非之地。

    往南出村后不久,那辆巡逻车开过去了,但车上只有一个人。看来是去前边收费站等我了吧?我给前边走的同伴发消息,让他小心。十几分钟后,收费站就在前方了,广场上站着好几个人。这时候身后又走过来一个人,看年龄不大,拿着登山杖和一瓶水,却没背包,也是走友。他说不用管他们,只管往前走。我留意着左边的上山路口,却没有看到。

    我们不往前走也来不及了,因为前边的人已经迎上来了,当然还是要门票。一位看起来像是头儿的人,还想跟我俩讲道理,我俩调头就走,他们嚷嚷着你们回村里也没法住,还是得回来。我们不管,只管往回走。

    这小伙子是从湖南来的,后边还有他俩同伴。没背包是因为包在张沟村,早晨从十字岭上往北到蚂蚁岭下来,到锡崖沟村,再钻隧道到西莲,又原路返回,才到达这里。这一天只带了一瓶水,真是好体力啊。 现在我们的问题是怎么绕路。我们又往后走了五六十米,找了个能上去的地方,上了山。这时候已经过了17点半,天色渐晚。我给预订的农家院老板打电话,让他开车来接一下。他说你们已经被发现了,就不好过来接了,他们会查车的;然后仔细给我讲了抄近路的路线,其实也没听太懂。

    他的两个同伴不知道从哪儿过来了,四个人聚在一起,从山上往走,逐步接近收费站旁边的山坡上。离收费站直线距离100米时,我们坐下休息,攀谈中我得知这两个人上午在村里已经交过一次票了,但前边的收费站貌似跟村里那个不是一拨人,所以还要继续补票。这是哪儿跟哪儿啊?我是被这收费政策搞糊涂了。他们说收费站的保安本来没那么严格的,但今天领导在场,自然要表现得积极一些。透过树林和一个信号塔,看到远处的广场上有人在喊口号,“我们的任务是......”。我觉得他们的任务就是不放过一个逃票的吧?毕竟今天是第一天假期。歇够了,我们决定分三批出发。先跟我遇见的那个小伙子先走,另外俩居中,我在最后。

    等他们走远了,我才走到了信号塔下面,面前是一条U形水泥路上。看轨迹,这就是原本要抄近路的那条小路。我的鞋底有个防滑的铁片,走起来声音很响,让我走的战战兢兢。从U形这一边走到另一边,眼看就要出去到公路上了。可我这时清清楚楚地听到喊口号的声音从前边传来。额,怎么回事,我还没有绕过去吗?只好又退回来,看水泥路旁边还有条上山的小路,看来还得继续绕啊,前边三人应该也是这么过去的。我往上走了一阵,愈发觉得不对劲,又退下来,从树林间横切。仔细看地图,更加困惑了。张沟村不是在收费站后面吗?怎么现在听声音、看地图,显示张沟村在收费站前面呢?管不了那么多了,天已经黑了。看地图,只要横切不到100米就能直接插到张沟村里去了。我只要离公路不要太远,应该没有问题吧,最不济,我就下公路投降呗。就这么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18点半,远处出现了房子的轮廓。总算进村了,我松了一口气。

    进村后,我有点不甘心,我肯定哪里搞错了,于是先往村外走。村口南侧是一座大桥,桥北是我本来应该走来的方向,桥南是传出口号声的收费站,我在半山腰时也看到这座桥了,没错呀。我回到村里,找到了农家院,老板早等急了,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我跟他说了下我的遭遇,他说是我搞错了,桥南边那个不是收费站,是一个酒店,喊口号的是来团建的什么团体;收费站就在那个信号塔旁边,我走到水泥小路时就可以出来了,是我搞错了。另外,这个收费站跟锡崖沟村里的那拨人不是一回事,这里是河南辉县回龙天界山景区的最北边,所以往南就要收门票了,往北穿过收费站则不收;但北边山西陵川县王莽岭景区也会跟你要票。居然是这样!这也太霸道了,相当于这里的村,都被景区瓜分了,只要路经此地,都会被要门票。另外,我看到那辆开往收费站的锡崖沟景区巡查车,并不是去报信的,只是两个景区的人都到收费站的食堂吃饭而已。

    吃完晚饭,我打着手电,又出村到北边看了下,走到那条小水泥路的路口,北边影影绰绰的,也看不清收费站里什么情况。我悻悻地走回来,为刚才莫名其妙地无意义绕路,郁闷不已。

    晚上我看了下明天的路线,决定从张沟南边的石板河(而非张沟)上蚂蚁岭,这样就不会走回头路了,过十字岭经蚂蚁岭、窟窿山到王莽岭,从东侧下山到韩口坐车。一路上东侧至少有三条下山路线,时间不够的话,可以作为备用路线。提前搜好了一辆韩口返回辉县的班车,末班是下午四点半。

    加上傍晚的绕路,今天居然走了27公里。


    第五天:


    今天是第五天,下午要赶车,所以很早起床吃饭,7点多就出发了。出村过桥,桥头果然是一家大酒店,广场上都是人,在做早操。昨天就是这里误导了我。

    7点半到石板河,貌似没看到民居,只有一两个度假酒店。从这里上山,8点多,走到一片乱石堆,路迹就不明显了。又走了一会,发现向左偏离了轨迹,但乱石堆上走起来太轻松了,所以我继续踏石前行,想试试待会能否向右横切回正路上去。最后眼看着右边越来越陡,不能再往前了,否则待会爬不上去了,于是向右横切。这个斜坡的土太松了,树木也枯死了不少,摔了两跤后,鞋里进了不少土,胳膊也划破了。8点半回到了轨迹上。

    接下里的路才是正式拔升的开始。这段路的坡度和昨天爬到隧道口那个坡差不多,但路程更长。我手脚并用地爬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视野开阔处,回过头,终于能看到远处的山了。在一个拦羊的栅栏门附近,又捡到了一根适合做登山杖的树枝,拄双杖轻松了许多。路过一个废弃的蓝色房顶房子后,横切一段路,继续缓慢上升。

    10点15分,终于爬到真正的山脊,十字岭遥遥在望了。穿过一大片松林和光秃秃的石头后,来到了十字岭。十字岭是一片荒山,植被很少,到处都是被人树立起来的石头,我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写着最高点1700米的那块石头。十字岭上的客栈就在前边不远处,一座小小的山神庙旁边,立着一根旗杆,二三十人聚拢在此,看起来是要升国旗。

    我沿着人们上来的方向往下走,我没从张沟上来,就是不想走这段回头路。到张沟上山路口的路程,比我预计的要长得多,先是下降了几十米,剩下的路就是横切了。11点10分到达张沟上到山脊的路口,继续往北前往王莽岭。

    这一路遇到好几支大小队伍,还有扛着红旗来爬山的。我想着赶时间,尽量赶超。12点一刻,肚子里彻底空了,坐下来先喝了一罐八宝粥垫补。听后面人又上来了,赶紧起身。12点45到达蚂蚁梯路段时,看到好多人坐在这里大快朵颐,我也扛不住了,坐下来吃午饭。等吃完饭再次动身,还是夹在了几支队伍中间。一路都是灌木包围的横切小路,没办法超车,再也快不起来了。直到14点,才彻底摆脱了前后夹击。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横切路,时间到了14点,距离关门时间只有两个小时,我必须放弃王莽岭,就近下山了。最近的下山路就在前边的窟窿山东侧。

    绕过一个小山头,远远看到远处山顶上有信号塔,那应该就是王莽岭了。又走了几步,我正纳闷没看到窟窿呀,窟窿山就忽然映入了眼帘。果然,就是在山脊上有个直径三四米的闭环大窟窿。顶上还有一个人,仔细看是个半大孩子,不知怎么会在此出现。我走到窟窿口往下望,一大片碎石倾泻下去。我估计下山路还在前边,就往前找了找,却没有找到。我问那个孩子,知道下山的路口在哪儿吗?他说,就在窟窿下边。我再次走过来,往下看,下边正好有个人冒出头来,正往上爬呢。这里真的是下山路吗?我有点不敢确认。这也太陡了,至少有六七十度,还都是碎石。可事实又摆着,下边那人都从这儿上来了,那就肯定是了。只剩两个小时,我只能从这里下了。

    谨慎地下去十几米后,看到下边有两个人,我边喊着“小心石头”,边往下挪。我每一步都踩得实实的,才敢迈下一只脚。一旦失足,就滚下去了。那两人劝我不要从这里下,下边路太难走,还有只能贴着崖边走的路呢。危险,我确实见识到了,不过这时我已经放弃了赶车的打算,第一目标改为了安全下山。

    几分钟内继续下了十几米,又遇到一对夫妇。他们听说我要下去赶车,也劝我回头,不要从这里下山。我连忙说不赶车了,安全第一,天黑前到达韩口就知足了。那男的听说我要回辉县,说我今晚可以坐他们的车回去,他们还要从这里原路下山呢。我表示了感谢,并没往心里去。他们上去几米远了,我的脑子总算活络了一回,反正是赶不上车了,有一个坐车的机会为什么不抓住呢?于是我赶忙喊那位大哥,问了他的手机号,表示如果我赶不上车,山下后再跟他联系。

    又下降了二十米吧,没办法再下了,太陡了。轨迹也是乱的,仔细观察,路向左拐了,于是我向左横切。这里就是刚才那两人说的只能踩一只脚的路段吧,其实走起来还可以,下边不是悬崖,只是斜坡。慢慢地,我切到了另一条沟内。这条沟内的小壶很多,有的高达两米多,我只能先把两根棍儿扔下去,再慢慢往下送整个身体。就这么缓慢地下降了100多米吧,路总算没那么陡峭了。这一路走得我小心翼翼,回头看看下来的路,很难想象这能爬上去,刚才那几个人也是够胆大的。

    后边路虽然缓了,但还是不好走,因为沟中间都是被藤类植物覆盖的大石头。走半天也没走出多少米后,我意识到路可能是在两侧。注意观察后,终于找到了正路;可惜没走多远,路又消失不见,只好继续走石头。如此这番反反复复的找路之后,终于见到了红布条,回到了稳定的小路上。我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了许多,速度也提了起来。

    15点半,终于见到了人工树林,还出现了机耕道,这里就是土梯村了,下山的中点位置。土体村也是坐落在悬崖上的,一条半土半水泥的大车道横贯南北,东边就是悬崖,看轨迹是要往东下去的。我终于可以走一下所谓的“天梯”了。从南走了几十米,果然,左侧有一段公路护栏被扒开了,一条石阶路呈现在眼前。这条天梯是之字形下降,走起来就安全多了。石阶由红色的天然山石铺就,走起来硬邦邦,没有一点缓冲,走了一会小腿就发酸,膝盖就发麻。我坐下来,吃完了最后一个梨,耐着性子双腿一步步往下杵。还好,有的路段有小路可抄。16点半,天梯结束,变成了天然的碎石路,一路都是采石场的感觉,大小不一的石头到处都是,一走到石头堆上就找不到路了,但沿着沟往下走总是没错的。

    17点25分,终于走到了土路上,这也到村边了。很快,我就走到了韩口村村边的小广场上。我买了瓶饮料,歇了一会,想着接下来的打算。我先给那位大哥打给电话,接通了,却有杂音,根本听不清楚。天都黑了,他们多半赶不下来了吧?如果原路返回,也太危险了,我不希冀能搭他们的车了,只想祝愿他们安全下山。

    我决定今晚就住在韩口村了,进村找住处。刚进村,就遇到一位大姐,问能否住宿,答曰可以,一晚40元,包晚早饭。跟着她进了大院,她指着院里的一排简易铁皮房,说这就是住的地方。额,我没想到是这种,进去看了下,只有一张床,灯还需要插在插座上才能亮。我第一反应是,这也太简陋了,还不如抱犊村呢。可现在的我实在没心情再挑三拣四了,就忍了吧,反正待会就睡着了。我换上衣服,才发现屋里居然没有拖鞋。找老板问,得知出院子过马路,对面的铁皮洗澡间里有拖鞋。我过去找拖鞋回来,发现手机上有未接来电,是那位大哥打来的。赶忙回过去,原来他们已经下来了,正往回走呢,可以捎我回去。

    我一阵惊喜,想想这住宿环境,决定走人。收拾整齐,出门跟老板致歉,说明情况,还想退他们5块钱,他们也没收,肯定很不高兴吧。在村外停车场等他们的车,十多分钟后,车来了,里面坐着一家三口。我这才发现,原来窟窿山上那个孩子,就是他们家的呀。原来他们并不是顺原路下来的,而是从山脊往北到了王莽岭,从北边更好走的那条路下来的。再仔细问,他们上午8点从这里上山,14点登顶,现在又安全走下来。我心里不禁感叹,这一家子居然也能走下来,尤其是女主人和孩子毫无怨言,真是少见;不过男主人也是心大,居然带家人来爬这种山,有点危险啊。

    一路上跟那位大哥聊着天,不知不觉一个小时后就到了辉县县城,快到汽车站时,大哥主动帮我拦了辆开往新乡的出租车,10元一位。今天真的太感谢这位大哥了,给他们钱也没要。所以以后谁再说河南人怎么着怎么着,我一定给他讲这个例子。

    21点到新乡火车站,凉鞋张嘴了,找个超市买了一双拖鞋换上,双脚终于得到解放,尤其是右脚。

    22点半的火车,坐了一宿回到了北京。 这五天真是有点累了,回来后宅了好几天。

  • 晴朗天空
    双乳峰确实神奇,只是远观过;西崖沟王莽岭5年前穿越过,看文章真的是更严格了;我接触的河南朋友都很热情好客。
    2 周前
  • 京都水怪
    当地人收票有点太认真了
    5天前
79 浏览   2 回复
相关动态
关键词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