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游江山,总有刁民想害朕

  • 武林阿混 2 周前
    标题说明

    本文中所用的朕、刁民等词,与传统意义上的不一样,只是为了写作而引用的,作者并无恶意,此外,本文还有多处反科学的言论,可能导致部分读者感到恶心、血压上升等,请及时关闭本文,并在心中默骂作者混蛋,或可缓解症状。

    全文共5800余字,阅读文字需要用时20分钟。

    受害经历

    2018年MaXi-Race China 江山100国际越野跑,朕以一个食物中毒患者的身份参加比赛。在比赛前后,在距离109公里、爬升6200米的漫长山野中,总有刁民想害朕,从而导致朕多次食物中毒,现将能记得的受害经历罗列如下(排名不分先后):

    一、江山100国际越野赛开始之前的一段时间里,国内外的刁民就开始联合起来谋害朕了,特别是国内的小崔师傅搞那个阴阳怪气的合同,国外那个老不死的川老师傅要打毛衣战,这两件事闹得朕精神恍惚,免疫力大大下降,因而在比赛出发的时候,两次食物中毒,肚子疼,朕在家像尸体一样躺在床上,在去江山的火车上,不吃不喝,死撑了24个小时,症状虽然缓解,但体力大大打折。

    二、10月20日4:20,江山100起点江郎山,朕的GPS无法开机,首先想到的是没电了,环顾四周,附近有两个工作人员,一个年轻漂亮,一个长相普通,自卑的朕觉得那个长相普通的工作人员可能会帮我,于是去搭讪,没想到那个年轻漂亮的妹子主动给朕去充电,旁观者在窃窃私语:“瞧,越野小司机!”

    后来广播中传来小司机甜美的声音:“如果大家的GPS无法开机,找到GPS后面的小塑料片,拔出那个小塑料片就可以了”。

    是哪个刁民放的小塑料片!害得朕出了这么大的洋相!比赛还没开始就输在了起跑线上。

    三、11:30,大榧树村,CP3,一碗羊肉面,肉少面多,不咸也不淡,没有异味,一点也看不出被下了毒。然而,当我吃完面步行差不多5公里时,毒性当场发作!表现为右膝外侧疼痛难忍,可怕的髂胫束!一定是刁民在那碗面中下了髂胫束病毒!

    下坡本来朕的送分项,但因为中了这髂胫束病毒,疼痛难忍,只得在山路上捡了两根木棍,慢慢侧身而下,以步行的方式死磕了65公里。

    四、20:00,二十八都,CP6,众多刁民冲着朕喊“加油!冲线啊,恭喜完赛!”

    什么鬼?朕的号码布放在前面,明晃晃的1236号,分明是105公里组的,才完60公里,冲了线不就让朕退赛吗?

    朕恶狠狠地瞪了那些刁民一眼:

    “呔!大胆刁民,朕乃105公里组的大神,才60公里,冲什么线!”

    刁民们顿感无趣,灰溜溜地撤了线。

    五、21日6:00,江山100终点,小雨绵绵,朕在等车回城,江郎山露出了真面目,真是惊艳!,于是,打开手机准备留影,却发现无声音无图像,估计被雨淋坏了。

    朕明明把手机放进包里了,全程都没开机,怎么也会淋坏了呢?

    仔细想了一下,只有一种可能的情况,那就是在CP8时,朕曾经趴在桌子上睡了15分钟,一定是有刁民在朕睡觉的时候,把手机弄坏了!

    六、有刁民在后半程50公里后的山路上洒了不少砂石,害得朕的鞋子里总是进去砂子,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停下来,空出鞋子里的砂子。

    一路上,这种简单的动作重复了至少50次,再怎么快,也至少耽误了20分钟的时间。

    七、在比赛过程中,只要听到身后有脚步声,朕一定会侧身让道,生怕耽误了大神们的时间,并送上一句祝福“大神加油啊”。

    这么做从来没有出现过问题,但没想到在江山这个赛道上,被狠狠地尴尬了一次。

    那是在CP3第一个上升结束之后,一段平缓的山路上,身后脚步声来得急促,朕赶紧几步,在一个孤立的房子前侧身恭候大神超车,没想到那几个刁民突然停下,对着那房子行跪拜大礼,口中念诵:

    “求菩萨保佑我们这次完赛!”。

    这特么就尴尬了!

    朕僵立当场!走也不是停也不是,刁民们都拜了菩萨,只有朕一人无动于衷僵立当场,菩萨会怎么想!

    阿弥佗佛。

    白天赶路

    出发前一两天的连续两次食物中毒,我都是以禁食的方式死扛过来的,身体尚未恢复,担心病情反复,所以,在比赛开始时,我继续禁食以巩固疗效。

    凌晨5:00,空腹,冒雨出发,天地间漆黑一片,灯光在田野和盘山公路上流动,黑暗中只听到脚步声声,大家都在赶路。

    “在前面几公里的盆山公路上要快速通过,才能避免后面的大堵车”,这个秘密早已通过微信群传给了每一个选手。

    可是,跑了两公里后,我就跑不动了。

    那就走吧

    堵就堵吧

    死猪不怕开水烫,我就不相信,因为这地方堵车会被关在CP1!

    我目标是,在完赛的前提下,有条件就冲一冲,让自己小小地牛逼一下。

    上山的小路果然很堵,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在那条湿滑的上山小路上,超车对我而言,难度不大,但想到自己还是一个病人,还是要谦虚谨慎,万一食物中毒复发,肚子再疼,就玩不了啦,所以,就耐心地等候通过,趁机休息休息。

    大家都很绅士,只有一短裙背心女士,敢于在上坡过程超车,她过早地暴露了实力,在CP2之后,就不见她人了,有可能退赛了,也可能绝尘而去,谁知道呢。

    天色渐明,雨停了,但也不是什么好天气,除了眼前的路,基本上是看不到什么景色,那些说越野比赛可以欣赏美景的,全是骗子。

    我手机全程关着,懒得照相,不看时间,不看配速,任由身体的感觉,随意而跑。

    下坡时,我戴上了2元一双的劳保手套,攀枝抓藤,一任重心带着自己的肉体,快速移动脚步。

    我身手灵活敏捷,喜欢那种在湿滑的泥坡上做下降运动的感觉,在肌肉得到放松的同时,也超过了不少人。

    CP1,空腹吃早餐,一个肉包子,一把坚果,带走了330ml水。

    一个跑友告诉我用了2个半小时,他说,我们按这个速度下去,今天肯定能完赛。

    天光不好,任凭它江山再怎么如画,在这样的天气中在山里赶路,也没什么诗情画意去欣赏了,仿佛经过了一些黑暗森林与溪流,就稀里糊涂到了CP2,作为一个病人,我控制住了自己,只抓了两节香蕉,带到山里吃了。

    号码布上的地图表明去CP3有座高山,但我好象是稀里糊涂地来到了CP3,时间是11:30,提前吃了午餐。

    CP3的牌子上,比别处多了一段话,是关于CP4不能下撤的奇怪说明,大意是组委会建议那些退赛选手最好选择在CP3退赛,如果一定要在CP4退赛,由于没有下撤车辆,只能住在当地,次日坐船回来云云。

    顿时觉得CP4好像很神秘的样子,能在CP4退赛,有一种死得很壮烈的味道,这种神秘感强烈地吸引着我去看看。

    不料髂胫束疼的症状在山中突然发作,在下山的时候疼痛剧烈,不得不改为步行,内心多次挣扎在是否退赛的边缘,走过的路,超过我的人,沿途的风景,全没心思欣赏了。

    撑到CP4,觉得时间还早,就继续死磕吧。

    17:50,天黑前到达CP5,正是晚宴时间,菜单丰富,但能入我眼的只有蛋炒饭,这里的蛋炒饭特色是蛋少饭多,吃了两碗。

    在我吃晚饭的时候,有刁民偷偷地在我水瓶里装上了饮料。

    这里的饮料掺水太少,虽然有营养却没有解渴的疗效,幸好在CP6最后一个上升前有一个小补给站,喝光饮料,瓶中换成了水,只是这水在以后的40公里内,一直没喝过,因为,我又食物中毒了!

    夜间梦游

    CP5出站后是一段小下坡,髂胫束疼的不是很强烈,就试着小跑一段下坡路,上坡不受影响,到下坡就继续发作了,只得挣扎而行。

    远远地看到有灯光的地方,以为是二十八都,可是山路弯弯,无休无止,感觉是永远也走不到的样子。

    下坡到了一处民居边,路标向左拐去,前面走得快的刁民们,早就不见身影了。

    后来在CP6,过了打卡点后,突见对面一队人马灯光闪闪,从相反的方向快步跑过来,倒着冲线打卡,画面实在太滑稽,把我的食物中毒都笑复发了,哎哟笑得我的肚子疼啊,他们肯定是走大路直接下山了。

    这些人晚上在没有路标的线路上跑那么远,还能找到正确的CP点,真是厉害角色!只不知道是他们抄了近道还是我们这些按路标跑的老实人赚了。

    回想起,在一个岔路口,没有路标,我换位思考,心中假设要是我来设计线路,应该怎么走,于是,基本上都猜对了。

    有一处路标被人为地动了,隐藏在草丛中,仔细找还是能找到的,我就把路标挑出来,放在醒目的地方。

    终于进城了,二十八都,好有来历的地名,感觉是一个古镇,赛道在小镇里穿街走巷而过,可惜要赶路,没时间领略这个古镇。

    CP6是60公里组的终点和100公里组的换装点,这个地方好热闹,刁民们很热情,让我去休息,让我去吃东西,让我去换装。

    我多年的养生经验就是不要空腹吃早餐、不要吃夜宵,此时已是晚上8;00,再吃东西就属于吃夜宵了,不符合本人的养生之道。

    于是,问明了不要检查强制装备之后,没有换装,也不吃东西,一个人默默地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少了60组的运动员之后,赛道顿时安静多了,出镇那条稍显空荡的大街上,偶尔遇到几个当地居民,在他们看来,我只是一个夜归的步行者,我那平凡的外表伪装得很好,他们一点都没识破我是一个跑百公里的大神,大家也没必要互相打招呼,他们也不必为我喊加油。

    我喜欢这种感觉。

    远处应该有条高速公路,不时传来汽车的飞驰声。

    人在此时是清醒的,在翻越一个山岗时,我见到一线白云绕在山腰,有如仙境,就关了灯,边走边静静地欣赏着,夜空中布满了云层,没有星星,天气预报据说今晚有流星雨,也是无缘见到了。

    仙霞古道也是大雾笼罩着,地上全是青砖或者石头铺成的路,历经风霜不知多少年了,每级台阶都向内扣着,这样的设计,可以防滑倒。要是身体没病,行走在这种路上,应该是很惬意的,但对于我这样一个龙体欠安的人来说,只是折磨和摧残。

    路上还有两个短裤磨了裆的人,用一种古怪而好笑的姿势移动着,那是我唯一超过的两个家伙,他们威胁着要给我一个差评。

    CP7是什么样子,已忘记了,一个像我这样注重养生而不吃夜宵的科学跑者,在此地真的是没什么事,于是,打了卡我就直接进入黑暗中养生去了。

    这段线路有点平淡,平淡得让人开始梦游,眼前常常出现幻觉。断断续续、乱七八糟、没什么连贯主题的那种,想到那些生活有品味的人做的梦都是有完整的故事,我也努力让自己做一个有完整主题的梦,然鹅,都失败了,好气!

    到了CP8,没关心是什么时间,有人告诉我咖啡可以提神醒脑、驱赶瞌睡,当时我就信了。心想,都走出幻觉来了,还养什么狗屁生啊,那就来杯咖啡啊,再给我加一根烤肠吧,破罐子破摔,朕要吃夜宵。

    果然,喝了咖啡之后,我就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不是说咖啡可以提神吗?这特么不科学啊。

    15分钟之后,志愿者叫醒了我,在黑夜清醒地走了5公里的样子,梦游再次复发,症状相似,还是无法凑成一个完整地梦,那时,我多想自己患上抑郁症啊,听说有这种病的人不要睡觉,可以通宵达旦地清醒着。

    什么时候开始下雨了,什么时候开始肚子疼了?

    记不清楚了。

    只记得CP9是在一个大水渠边,志愿者提醒我别靠近,当心掉下去。

    得十分感谢那场夜雨,冰冷的雨带来了清醒的头脑。

    有点冷,我穿上了雨衣。还好这段路没什么下坡,可以慢慢地跑着,跑着跑着,髂胫束疼的症状就转移到肚子上,肚子更疼了。

    头灯淋雨时间长了,就变暗了,为了省去找路标的麻烦,我紧盯前面几人的尾灯而行,但行着行着,我又开始做梦,梦醒之后,就不见前人的尾灯了。

    经过一夜的科学养生跑,终于治愈了一些小毛病,终点前的2公里,在前后都不见人的线路上,我愉快地小步跑着。

    快接近终点时,我发现前面那个刁民跑得有点慢,但我却不忍心去超越他,人家辛辛苦苦跑了一个晚上,在快接近终点时超过他,这种事我做不出。

    在这种无意义的事上,给人家一个面子也是好的,所以,我停下脚步,等他冲线之后,才假装精神抖擞地跑过去冲线。

    江山如梦

    以前,朕从来不知道还有个城市叫江山,直到买了火车票,才知道真的有这么一个地名,没时间深究这么好的一个名字怎么来的了,她是自古就有还是后来改的名字?是否经过了国家地名委员会同意?

    都说江山如画,朕今年在江山一共呆了48小时,据说朕用了24小时40分钟的时间,在江山的城乡之间跑了一个百公里越野比赛,名列第75位,但具体跑过了一些什么地方,看到了什么风景,遇到了什么有趣或者无聊的人,朕都不记得了,如果不是那个证书,不是那个奖牌,朕真怀疑自己曾经到过江山,仿佛一场梦,一场没什么主题的梦。

    时间回到2018年10月19日下午,朕和长沙的小伙伴一行出了江山火车站,接站的牌子上写的是“封神之战”,当时以为是封神演义剧组在拍戏。

    江山体育馆外众多广告牌中,最霸气的一块上写着“朕的江山,带你去看看。”所以,我应该是一个朕了,所有的运动员都是朕,也许组委会的人才是朕,我们是刁民。

    听说这个江山越野赛事办了三年了,看到这些牌子,不能不让人觉得前两届一定发生了一些惊天动地大事。

    领完装备之后,我和常州的顾腾飞君本计划沿着小河步行去世外桃源宾馆,沿途看一下江山风光的,谁知刚起步,就被长沙同来的小伙伴劝说打的士走,唉,名气大了的人,就算出门在外,也没有一点自由,想看一下他们朕的江山的机会都不给。

    20日早上4:30分,江郎山,夜空中下着冰冷的雨,作为一个见识多的高手,朕表情淡漠地游荡着,等候比赛的开始,无意中发现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江郎山最佳观赏点”,但那时,天地间漆黑一团,除了这个牌子,其它什么也看不到。

    21日早上6:00,同一个地点,朕在等车回城,江郎山在小雨的间隙中露出了本来面目,真是鬼斧神工啊,但朕的手机被雨淋坏了,无声音无图像,只好隔着雨帘看了一眼雾中的江郎山,如梦如幻地直立在天地间。几分钟后,雨更大了,江郎山又隐身了。

    21号早上,从终点坐大巴回来,不知停在什么地方,本来想步行去宾馆的,又被两个贵州来的去火车站坐车的队员顺路带上了,这个贵州人因为眼镜被江山的水气挡住了视线而退赛。我真没想到江山的水气也如此害人,我没有戴眼镜的坏习惯,真是万幸啊。

    比赛前听介绍说江山是弥猴桃之乡,果然不出所料,在百公里的赛道上,我看到了好多野生弥猴桃,果实累累,太诱人了,只恨没带几个袋子,摘它几十斤背回来,只好现场吃了两个没成熟的。

    赛道偷听

    朕喜欢独行,但技不如人,前后常有无法摆脱刁民,所以,只好忍气吞声而行,那些结伴而行的人的疯言疯语也就听了不少,能记得的有以下这些:

    下坡时听到最多的声音是:“别超了,其实也快不了几秒钟。”

    在CP3,长沙同来的穆罕默德说:“过了CP3,最难的地方就过去了。”

    在某个上山的途中,两人在预测今天的线路,一个说:

    “过了CP6就好简单了,需要路跑速度,那些站台选手可以丢我们3到4个小时的时间。”

    另一个说:“只是我们到了CP6之后,体力下降得很厉害,估计跑不起来了。”

    CP4前的最后一个上坡结束后,一位自称是泰山100公里越野赛道设计者对着一个妹子说:“我知道你的套路,先把水喝好了,然后嗖嗖嗖直接冲下山去。”然后,他们就冲下山去了,我当时已食物中毒导致髂胫束疼,只能眼睁睁地看他们飞快地下山去了,长叹一声,慢慢而下。

    出了CP5,一段1公里水泥下坡路后右拐上山的位置,有冒充志愿者的刁民在聊天:

    “这段9公里的路程,他们只要一个多小时就跑完了,但像我,要两个小时。”

    我只能假装没听见,后来成绩表明我用了2小时10分钟。


  • 穿山癸
    好像好凶险的样子
    2 周前
  • 卡卡a
    非凡体肉身,毒虫不蚀~此异人也!
    2 周前
  • 忆梦
    非凡体肉身+100
    2 周前
  • 沈水香
    圣旨太风趣了,让刁民阅读无法停下来,站着看完并且跟傻子似的傻笑不停。看来龙体欠安,龙首倒挺好使的,都记得这么清。一众刁民也没伤着龙体,太平盛世啊
    2 周前
  • 晓冬
    膜拜!如此这般的虐,实在不可想象!自五雷山后,俺等小民再也不敢去越野啦!
    2 周前
  • 云端漫步
    太有趣了,好玩
    2 周前
  • 山青青
    大神,请收下我的膝盖!
    2 周前
  • 蓝天白云
    哈哈,越野小司机,牛,神
    1 周前
  • 晴朗天空
    吓我一跳,以为你是亚军呀,闹了半天是建军!
    1 周前
694 浏览   10 回复
相关动态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