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歌声唱响,徘徊山谷,激荡人心~

  • 沉香 2 周前

    入社以后参加的第二次域名返还活动,出乎意料的来了将近30人,有点小激动。咳咳,作为老菜鸟,最近总被好友惦记,先是让我开题,我使劲儿跟他讲事实摆道理后又把司仪的活儿给了我。好吧,其实我想说,也许他还不知道,我当年是大学校园电台的播音员(当然主要是介绍欧美港台流行乐和做情感类节目),非专业主持各类活动好多年,他还问我紧张不紧张,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不得瑟了,开始记录这有意义的一天——我是靠谱踩点儿党一枚,记得是靠谱,嗯。一早起来一边例行各种,一边看着表收拾自己准备出发。前一天想约胡林的,知道她喜特别早到,于是盘算着早上再说,主动权要掌握在自己手中。磨蹭着眼看时间不早了,群里发来消息,没戴眼镜扫了一眼,什么?胡林已经上车了……OMG,这小蹄子简直疯狂,于是巴拉巴拉地跟她边贫边若有所失地穿戴好往车站奔。还有三分钟到集合时间,远远的看到929就在那里,疫情以来就没跑过步了,豁出去了今天这又负重又戴口罩的,艰难前行,就在快到车尾的时候,车启动了!怎么可以,不行,必须拦下,跳着脚叫嚷着司机师傅,好在车停了,我一脚踏上一脚踩地的又确认了一下是否是到灰地的车。得到肯定答复后这才放心上来,坐在司机后面就开始呼呼喘气,追车追累了……车上还有几位大嫂在聊天,刚开出去没多远司机师傅就回头大喊——小点儿声儿!呃!一口气没让我喘匀差点儿憋回去,喘气儿都不行了嚒?我惊恐地看着这个世界,果断摘下口罩,努力降燥~司机师傅这一路还是不断回头大喊小点儿声,我终于知道不是说我呢,准备安心眯觉。树欲静而风不止,手机不断震动,我知道是微信里大家的雀跃,强支开沉重的双眼皮,认真看了看大家发来的信息,这才发现早上把右尼老师当胡林瞎贫了半天。OMG,简直是羞愧难当……

    癸哥和笨笨相继上车,我们前、中、后的盘踞着,够不上说话,一路无言又怕睡过站,就这样终于到了站。站台上全是我们的人,黑压压一片,也没大看清谁是谁只先胡乱的挥挥手,心想着赶紧找到开题人才好。右尼老师谦谦学者风范,招呼大家赶紧出发,他和癸哥留下等最后赶来的棉芯和行牛,其他人先走,于是跟胡林我们说笑着开拔,一行人好不热闹。没走多远就遇到岗哨,例行绕道,才转身便看到好友的队伍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过来了,啊?汇合来得这样早?大家热烈地寒暄着,好几位好久不见的,看得出来都是分外想念。只有我这人认得不多眼神儿又不好的人还能在此时清醒地想着应该做个标记啥的提醒后面的右尼老师他们知道怎么绕开岗哨(事实证明我想多了,可能只有我这样的菜鸟才不知道怎么走)。无论是自觉的还是不自觉的,我很快被落在了后面,起步就是一个陡升,看看身前窜天猴般的soso,再看看身后淡定如佛的笨笨,我还是努力张望了一下我的拐棍儿们,一个影儿都没有了,只能靠自己了,上吧~好在是上山,这要是陡降我就直接疯掉了!好不容易上到开阔处,拍了几张照片喘口气,久违了大山,小半年没好好爬过了~

    追上大部队时大家正在商量分路前进,没什么概念的我很轻松地被好友策反,带上了古道队,另一对去走大缸二缸。我们上了古道没走多远就看到癸哥他们四人的身影,赶紧把扛大包的行牛和看着柔弱的棉芯儿喊了过来,钟山和好友轮流帮他扛包,当然也不忘让我帮他俩拍照留念~到了王平关城旧址,好友非要给我也拍一张扛包照,再三推脱也没拗过他,好吧,拍就拍吧~拍完我一看,瞬间想念四火了,好友这家伙,仗着自己身高,也不知道调整拍摄角度,把我拍成个小短腿儿了,真毁形象,还企图让我发群里,怎么可能?哼~一路听行牛聊他们村里的情况,听钟山跟他讲农村和大环境的形势,看棉芯儿自顾自地摘槐树花,我担心迟到就一个劲儿的问好友还有多远,他一会儿说还有二十多分钟,走了半天了又说还有十五分钟,我的世界观再次要崩塌了,难道连好友都学会了不靠谱?

    终于,11点整我们赶到了集合地点,这次赫然多出个舞台有点意外,原来是之前的一面墙倒了,倒是歪打正着成全了我们。强lv们早已经到了一大波,打眼一看小一半没见过,其中有一位头巾包得特好看的大叔我一眼就瞄见了,不好意思过去搭讪,其实特想请教一下如何才能这么有型,哈哈~还有一位好高好高的帅哥一直独坐一隅,想来喜欢独处或是与大家不相熟,没太去打扰人家,好在后面有机会一起走了。人们开始热络地聊着、品尝着彼此带的小食,场面融洽欢愉,随行摄影师四火看看此处没有鸟,只好举起相机开始拍大家,soso姐也开始了自己的偷拍创作,拍到我这儿时据说因为太白憋了镜头,哈哈~我们等啊等,等到11点半好友和右尼老师商量怕耽误进程想提前开始,但此刻还有小撮带着两位落在后面的队员没有赶过来。大伙儿一商量,干脆边吃边等吧,把午餐时间提前,于是,地垫铺起来,吃的掏出来,激发了一波现场小高潮~好友照例带了瓜(羊角蜜),我就知道;胡林和soso的小西红柿带了好多,我帮忙挨个发;四火的粽子不错,我吃了一个;还有当哥的草莓和樱桃;大脸猫的大饼似乎挺受欢迎,骗大家是自己做的;还有谁给我一袋鸡翅让我撕开分了的,还有癸哥的牛肉条,soul的小鱼干(他真当我是猫了)。我还吃了什么我都记不清了,太丰盛了,对于一个严格控制饮食的人来说,我当天留下了很多珍贵的吃货照片,难得~

    吃着吃着,最后压阵的人们终于到了,大家欢呼雀跃着,赶紧让开位置让她们歇歇,吃点东西,我则吃得差不多了开始收拾垃圾。这时,一路不显山不露水的soul出现在我身旁,殷勤地说——怎么能让主持人干这个呢,我来我来~哈哈哈哈!这位大哥真会聊天儿,得,那就辛苦您啦!突然阴风阵阵,觉得好冷,赶紧开始吧,再待下去怕大家感冒了。我翻身上了舞台(其实是想站高点儿找好友),来,Music!咱们开始吧~在我的计划里本来是想带着大家先跳个暖场舞的,但是今天时间有点来不及了,那就下次吧,争取能让沉闷的出走社活波起来~

    不知是天冷的缘故还是大家执行力真的很强,30人的队伍迅速有序地完成了唱社歌、分组选监事、公布认捐人名单、认捐代表宣誓和念社训等一系列流程,大会圆满结束,鸟兽散后兵分两路,一路回灰厂,一路去峰口庵。去峰口庵的人多,又分了好几拨,我们一行七人错过了一个小路口,结果奔了王平。我虽然不认路,但我坚持按原计划走,于是终于调转方向重返正途。西山小小和山桃木老师在半路上等我们,一路说说笑笑绕关卡,走小道,赶到峰口庵时已是队尾,队尾的悲剧就在于前队休息够了,你刚到,气儿还没喘匀又要开拔。我已经习惯了,咬紧牙关,走着~

    唠唠叨叨写了这么多,真的是因为看到聚了这么多的社友有点激动,当歌声响起,嘹亮山谷的时候,感觉心灵都净化和升华了~出走社的美好有点奢侈,值得每个人珍惜!



  • 右尼
    出走社的中间力量!
    2 周前
  • 沉香
    @右尼 哈哈哈哈,惭愧啦右尼老师,我这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中间力量,典型的文艺工作者~
    2 周前
  • 钟山
    下次准备选社长吧
    2 周前
  • 刘全
    为何我要飞离
    却又迷恋记忆
    为何我总寻找
    生命的美丽
    2 周前
  • 沉香
    @钟山 压力山大,亚历山大~哈哈!
    2 周前
  • 沉香
    @刘全 嗯,词曲都很唯美~作者太有才了!
    2 周前
  • 右尼
    阳光青年!
    2 周前
  • 阿燚
    你佬本来就小巧玲珑!
    1 周前
  • 123123
    @沉香 曲调好像是借用的,记不清楚了,填词确实妙。
    1 周前
218 浏览   25 回复
相关动态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