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干小道:百慕大不神秘,柏拉图很难受

  • 穿山癸 1 周前

    Photo by 西山小小

    密16路墙子路线已经开始实施冬季乘车时刻表了,所以按课题规划乘车就出现了问题。赶头班980快车出来的沈水香,搭上了她以为提前出发的7.50班车。开题人7.48就在密云环保局站下了车,如果不是为了吃早点,倒也不会错过这班车,现在也只能在鼓楼南街站守着,等候跟另外四位走友——西山小小、小硕007、微尘和棉芯,他们都按时出现在始发站密云电信——一起乘坐8.40的班车,上图的密16冬季时刻表即是西山小小等车时发现并拍照下来的。墙子路村今天有大集,密16路公交上有点儿挤,到达终点站北沟时已经过了10点,比沈水香晚了一小时还多。这段时间里,沈水香考察了墙子路关城所在的关上村,还到墙子路集上视察了一番。

    清澈的泉水河河水不仅在河沟里静静地流,还从通往泉水河村的公路路面上冒了出来,两股水流合在一起,把京通铁路桥桥下的公路淹掉了一半。泉水河的河滩是一层层的梯田,庄家早已经收割完毕,只剩下蔬菜正在或等待采收。看着不停流淌着的泉水河,沈水香不住地质疑当地人为什么不种水稻,认为原因无他只能是当地人太懒。开题人不以为然,觉得这地方怕是没有种植水稻的传统,况且泉水河的流量(至少现今)也不够大到足以灌溉稻田。开题人不知道京津冀地区的水稻种植始于何时,但听说过,眼下人人喜爱的东北大米,实际上日本人于清末赢得了对俄罗斯老毛子的战争后,认为东北的一些地区环境适宜,才从日本引进了稻种。

    通往泉水河的公路正在翻修,路面拓宽,部分路段已经新铺了沥青。遇到几拨带袖章的村民,嘱咐我们可以爬山,但不能上长城。这很是奇怪:墙子路长城在凉水河村东北有一节,横断峡谷呈V字形,颇为出名,虽然距离较远且交通不大方便,也总有人慕名前来攀爬,怎么现在就禁止了呢?莫非与前些日箭扣长城有人跌落有关?我们本就无意此处的长城,自然一口答应。

    泉水河边穿过村子,有趣的是河边水中种植了大量的菖蒲,眼下深秋却仍然葱郁,夏季开花时也算一景。然后来到水源头龙王庙前,一股清流从庙前的泉眼里汩汩冒出,由此往上便很难见到淌水了,却还是不时能听到石头下面的流水声。龙王庙的檩子挂着一个马蜂窝,仍能看到马蜂们进进出出。天冷了,有马蜂飞不起来掉落在地上,小硕竟然听到了开题人脚底下马蜂被踩的声音。开题人抬起脚,果然看见三两只马蜂,眼见得不能活了。罪过,罪过。

    我们没有回到公路绕弯儿,而是一直沟底向上。过水关,两边的长城如果不仔细很容易被忽略掉。我们这就是出了关,到了塞外(必须是啊!)的河北省承德市兴隆县的辖地。口门村,开题人本想穿村向左走沟直奔信号塔标识的量上垭口,却被村里的指路人指向了向右的公路——课题规划里小撮的轨迹,后来我们从公路上看到,沟底有非常非常好的土道捷径。前进的后方有声音传来,回头看不远有一个现代关卡,有栏杆当路,更有人值守,怕是万万没想到竟然有人绕过了他们的防守。问我们干什么的,答去米埔村;只能走公路不能爬山,我们也满口应承。

    路面是混凝土浇筑的,整条公路浑然一体。有人在路上作业,用圆盘锯在路面上横切出缝来,开题人猜测是为了防止热胀冷缩导致的路面不规则破裂损坏。询问作业人,风声夹杂噪声中没听太明白,大概就是这个意思。迎面遇到带袖章骑摩托巡逻的,也是嘱咐不要上山,位置就在小道抄近直上梁上村的岔口处。开题人觉得应该走岔口,赶紧招呼前面的走友改线,走了几步查看位置,果然是在小撮的轨迹上。嘿嘿。

    两年前的11月19日出走,小撮写下了《与野长城来一段柏拉图》。关于这段通往梁上的小道,小撮提到有果园,有数量可观的苹果可以丽丽,克制下还可以留给下一次。但两年后的今天,我们好不容易才在一棵树上看到了果实,一把手指可以数完,而我们此行有6个人;有人努力过,不知道弄下来个没有,味道如何。反倒是梁上村的果园里,树上留下的苹果多些,人均一个绰绰有余,但全部都形象不佳,外观缺乏基本的对称,就是这样也多被鸟儿啄过。开题人避开鸟啄洞尝了尝,味道果然不错。前些日子看见报道说,今年各地苹果大面积减产,市面上价格较贵,所以这里的出产是凑合能收的都收了,还是原本就很少,全都留在树上了就这些?无论如何,小硕到这里终于恢复了记忆,两年前的小撮连续两周开题走此线,他参加了11月19日的第一次。

    梁上村向左,开始走梁干小道。这条山道从梁上村开始穿过长城到达干峪沟村,在大山主脊河北兴隆一侧的部分,需要穿越很多个支脊或支脊的支脊,时沟时梁,时上时下,沟里又往往有层层梯田,岔路很多,容易迷路,的确是很像百慕大。但我们知道梁干小道规格很高,且一时半会不会接触长城,因此就从不考虑那些看起来比较难走的岔路,而是细心地寻找易于通行的小道,于是百慕大也就不那么神秘了。感谢小撮的轨迹,我们只需要时不时地打开手机,看看是否偏离过多,一次也没有。

    野长城就在我们左手的主脊上,开题人虽然没爬过这一段长城,但知道它破损得很厉害,不大好走,因此一路从不想主动趋向长城,一定要排除与长城的肉体罪恶,“与野长城来一段柏拉图”。野长城在我们行进的梁干小道上时隐时现,我们也就与野长城若即若离。但这段路上的确是灌木密集,敢打赌比两年前程度有加,多是“多覆盆子、刺五夹这类不友好的植物”,小叶鼠李也常来掺乎,野酸枣也遭遇了几枝,这柏拉图也着实很难受。直到眼皮底下出现长城,各种恼人的植物已分列两边,开题人向后边的走友高呼“到长城了!”

    这最后与五十一蹬野长城的肉身接触实际上很惬意呢。长城之下、敌楼遗迹之上,都有牌子写着“饮水处”,旁边各放着一个车载冰箱,冰箱里放着瓶装矿泉水。冰箱外观很干净,放置的时间不应该太长,难道是有谁在这里做什么活动?然而四下里再无他人,只有我们六位走友。此乃天赐,开题人当然要享受一下,背包里自带的饮水当然就又带回去了。后来发现,从这里到山里寒舍所在的干峪沟村,每隔不远就有一个饮水处的牌子,旁边放着一个冰箱。

    时间已过14.00,到五十一蹬走过的路程还不足10公里,大半路程还在后头。因为密16公交运营时刻的变更,徒步出发时间偏晚,与野长城的柏拉图速度又提不起来,我们的进程严重滞后。现在必须启动暴走模式了,路旁梯田里一片片落地的山楂,也无暇多捡拾些了,当然也不可能在山里寒舍停留,对这个“干峪沟旅游合作社”(出村很远铁牌坊上的文字)做深入的了解。行走中我们看到,这里绝大多数的院落里都有WiFi标志,而极少数无此标志的应该是不愿或未能参与合作社的原居民住所了;家畜圈里打扫得很干净,城里人装扮的大人小孩围观几只羊和只有耳朵是黑色的白兔子;到处停放着车辆,多是上档次的车型;地上一滩碎玻璃,工作人员正在打扫,说是有辆车进来时与一辆大车发生了剐蹭。

    东庄村外的公交站及附近空无一人,无从打听是否还有公交车,只能继续赶往北庄。刚刚走过大黄岩河桥时,背后传来汽车鸣笛声,车上电子显示牌上是“土门 密35 南门”,我们就这样错过了。16.40终到北庄镇政府前的公交站,找人询问和手机上网查公交各种不靠谱,最后是政府大院傍边停车出来的男子看了看手表,告诉我们16.20土门发来的公交车是最后一班公交,那车现在早就过去了,赶紧去镇西边找出组去太师屯。我们确认 plus 答应。


    【附录】

    〖关于梁干小道〗

    除了两年前的2次出走,小撮更早在6年多前就两次考察过梁干小道,梁干小道这个名称也出自小撮。2012年3月17日的第二次出走,小撮课题全程走通了梁干小道,在以此为题的结题报告中,小撮写道:“这条由梁上村通往干峪沟村的驮道”“是一条少有的大道,其可走性、趣味性不低于或者略高于将军关到杨家窝铺的将杨大道,不同于将杨大道众所周知是由日军修筑,梁干小道的起源已经迷失在历史的尘烟中,我根据它毗邻长城、与长城共进退的特征,臆测它是当初修筑长程的副产品,用来输送建材及人员,也算是一家之言。”

    我没对梁干小道做深入的调查,但不能完全同意小撮“它是当初修筑长程的副产品”的看法,理由也简单:这条山道在五十一蹬长城之前的部分,位于长城外侧,而长城是用于防御外敌的,那就不能在长城之外留下易于通往长城的道路,即便当初修筑长程时需要并实际开辟了这条道路,也必定在长城完工之后彻底毁掉它,绝不能留下它方便敌人。另外在长城内侧修路的可能性也不大,无论是修筑长城时期还是以长城为防御工事时期,向长城输送材料给养或者人工轮替补充,从底下修路直接上去就好,然后向邻近的敌楼传递,离长城不远修一条高规格的连接线路实在是劳民伤财,没有必要。至于梁干小道五十一蹬长城至干峪沟一段,倒可能“是当初修筑长程的副产品”,因为五十一蹬长城所在的垭口,长城之外山势险峻,不大可能有驮道规格的道路。

    查阅百度百科“清军入关”词条,己巳之变时(1629年),“皇太极率领约十万八旗兵入喜峰口,进犯遵化、良乡、固安、香河、永平、顺义、迁安、滦州等地”;至1642年,“清军取得松锦之战的全面胜利,明朝在关外的精锐尽失,仅剩下宁远一座孤城,清军入关的道路被彻底打通”。到了1644年(崇祯十七年,清顺治元年)“四月二十二日,清军疾驰至山海关,吴三桂开关迎入。在吴二桂与清兵两军合力下,李自成起义军寡不敌众,只好撤退,于是山海关大门洞开,清军大批进关驰入中原。”四月三十日,多尔衮大军已经抵达蓟县,显然是走了渤海北岸的平原路线,由此西进京师更是全无天堑。即便另有小股部队从滦平、兴隆从东北方向进击,也可以分别从偏桥-巴克什营-古北口、六道河-墙子路两条较为平缓的路线行进,甚至从梁干小道北边的大小黄岩河河谷。

    因此我以为,眼下这条梁干小道泉水河至五十一蹬长城一段的开辟,应该是有清入主中原之后的事情。关外是旗人的老家和狩猎场,他们不需要长城,便任由其风化坍塌,在其外侧修路并连接关内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至于开辟梁干小道这一段的具体时间及动机待考。

    顺便提一句,查网上有关梁上—五十一蹬长城的轨迹,基本都是在长城上行走,可能只有出走社才走这一段神奇的梁干小道。


    〖关于密云公交〗

    密云公交很多线路已经有所调整,包括站名,比如密35路,终点站现在叫“[密云]南门”,与原先的“西单电器”其实是同一个地点,因为原来这里有一个西单电器商场,但这个商场早已就不存在了,而这里本就是密云城的南门所在,虽然现在也早就没了城门,但“南门”作为地名已镌刻在当地人的脑海里,而外地人也很容易根据鼓楼的位置方便地找到南门,在鼓楼的南边呗。而密16路张庄子线车上则标注其首发站为“[密云]电信”,这也比标注“鼓楼”好找,因为“鼓楼”可以是鼓楼的任何角落,而电信大厦的位置固定在鼓楼路口东北角,乘980从帝都过来,鼓楼下车往回走就能轻松找到。

    刚搜索到运行密云公交的宝城客运公司的官网:www.boachenggongjiao.com,然而其查询功能仅提供密云公交的首末班时间,并没有具体的班次时刻表,部分功能调用某电子地图接口,显然不靠谱。另外,微信公众号“密云交通”是密云区交通局的认证官方号,其实时公交也是调用某手机应用,信息残缺不全。

    还是打电话吧,号码来自宝城官网。投诉电话:61085166;咨询电话:61085709;定制班车:81095729。


    〖照片记录〗

    整理好了,请浏览以下链接:

    http://photo.weibo.com/1427783214/albums/detail/album_id/4302649171276274


    【开销】

    去程:密云电信/鼓楼南街-北沟,密16,4.5元

    回程:北庄-太师屯,出租(黑),50元/6人/2车;太师屯-密云汽车站,密25,3.5元


  • 沈水香
    不得不承认的差距,出走于我只是走走路而已,大神们不但上升到理论高度,更集学术性,实践性,娱乐性于一体,以研究的眼光论文的态度出走。另,总算知道啥是菖蒲了,我还以为是二月兰呢,菖蒲这种皇城下的植物也能流落民间?而且还是深山。
    1 周前
  • 沈水香
    还有,是小硕不是小说。
    1 周前
  • 穿山癸
    @沈水香 泉水河的菖蒲可能是黄菖蒲,皇城下的菖蒲则应该是中国本土菖蒲,两者种族科目都不同,差别大着呢。
    1 周前
  • 海运
    进山之难,年甚一年。
    1 周前
  • 路过那啥有表示么,亲哥忘了。
    1 周前
  • 阿燚
    东北水稻的种植与鸦片战争时朝鲜的移民有关,与日本人关系不大!
    1 周前
  • 穿山癸
    @阿燚 看到了这个《水稻在东北的种植史(转载)》http://bbs.tianya.cn/post-333-156820-1.shtml 和这个《为什么东北大米这么好吃》https://www.jianshu.com/p/c510e3847ac5 ,的确是朝鲜移民最先于19世纪中叶在东北种植水稻(最终成功的品种似乎是源自北海道),种植史向前移了数十年,但规模种植还是在日俄战争之后。无论如何,东北水稻种植的历史还是不算长。
    1 周前
126 浏览   7 回复
相关动态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