髽鬏山访驰援南口抗战纪念碑

  • 海运 2017年10月11日

    丈夫临难赴军戎,绝域死节剖赤衷。

    极顶孤碑出世界,沉沙毅魄羞苍穹。

    松石肃立山河咽,墟落悲凉夜月濛。

    青史未名青冢讳,青山寂寥对青冥。


    附背景资料:

    髽鬏山,位于北京门头沟区雁翅镇青白口与大台地区千军台村之间,海拔1524米,因主峰两个状似古代少女髽鬏发型的山峰而得名。1937年8月下旬至9月中旬这里发生了围绕南口战役打响的“髽鬏山战役”,奉命驰援南口的卫立煌部与日军激战20余天。

    (图1:髽鬏山顶的驰援南口抗战纪念碑)


    一、战前态势
    卢沟桥事变后,两路日军每路一个半师团分别沿津浦路和平汉线南下;另以其主力三个师团攻击南口,出长城,沿平绥路西进。1937年8月10日清晨已经在北平昌平县城迤西一带完成集结的日军独立第十一混成旅团经过4小时的炮火准备之后,大举进攻察哈尔门户南口居庸关。
    8月11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电令豫鄂皖边区督办兼徐海分区绥靖主任卫立煌上将率领他的第十四军10日内北上涿县,经平西山路增援察哈尔战场,同时命集结在保定地域的第二集团军出动有力一部向北平西南长辛店作“柔性攻击”,牵制平西日军。
    卫立煌电令属下第十师、第八十三师、第八十五师迅速到涿县集结,全军重武器和辎重留在涿县。第十师开到涞水县张坊待命,军部和第八十三师、第八十五师前进到房山县琉璃河、周口店待命。

    (图2:髽鬏山顶的驰援南口抗战纪念碑)


    二、进军线路
    8月19日起,第十四军陆续由张坊、周口店分路北进。
    以李默庵中将的第十师作为全军第一队出动,由张坊经涞水县紫石口进入野三坡,过九龙、奴才岭到宛平县张家庄、齐家庄,在小龙门附近循里长城内侧西奚古道越梨园岭至燕家台、柏峪、天津关、龙门口,然后从沿河城渡过永定河,再继续沿里长城内侧西奚古道向大村和察哈尔的镇边城前进。
    刘戡将军的第八十三师师部、第二四九旅为第二队出动,从周口店谷口进西山,经磁家务、河北、班各庄、佛子庄、红煤厂到大安山,翻越大安山、西山大岭进入斋堂川。
    按计划陈武将军第二四九旅从大安山接近地脱离第二队预定行军路线,循玉河古道西段经瞧煤涧转向大寒岭南麓王老庙,再东赴千军台、庄户,阻截从门城镇圈门循玉河古道经王平口西进大寒岭关隘和经门斋铁路到落坡岭站下车再经王平口西进大寒岭关隘的日军,以可靠掩护军主力右侧翼安全和后续第八十五师第二五五旅跟进,并寻机渡过永定河插向高崖口,与军主力夹击正在攻击镇边城、横岭、黄楼院的日军。
    第十四军军部和军直属部队为全军第三队出动,循第二队第八十三师路线前进,翻越大安山后循玉河古道北段翻越西山大岭的大贝梁,下岭后走通州峪赴斋堂川西胡林。
    陈铁将军率第八十五师全师和第八十三师第二四七旅为第四队,到大安山后亦分道跟进:陈铁将军率第八十五师师部、第二五五旅转道走玉河古道西段经瞧煤涧、王老庙赴千军台;第八十三师第二四七旅和第八十五师第二五三旅继续循军部路线走玉河古道北段,翻越大贝梁,走通州峪入斋堂川。

    (图3:指挥部驻地)


    三、兵力部署
    8月24日,陈牧农将军率第十师第二十八旅到达永定河右岸沿河城,本欲渡河继续沿里长城内侧古道赴镇边城,因连日秋雨水涨流湍不能徒涉,遂折向下游河面比较开阔的青白口渡口,探寻徒涉场并渡过永定河。第二十八旅赶走了沿岸侦巡的日军第五师团第五骑兵联队的一支骑兵队,攻占了下马岭、芹峪口,然后循“四十五岭”古道北上,于当夜攻占大村。
    陈武将军的第二四九旅未与全军第二队预定行军路线脱离转道之前,该旅一个团即奉命在班各庄与旅主力脱离,走间道经陈家坟北上,越过东西壁立的水峪东大尖大岭上的险隘峪儿鞍,进入宛平县境,于24日14时后出南港沟北口抵达千军台,恰与日军同日分别从东北、西南方向进入大台谷地。该团所行山路崎岖狭窄,多段甚至无路,岭南岭北皆坡陡弯急,先后有十多匹重负骡马下行连续急转弯时力竭控制不住速度和重心,外翻跌入山涧。该团此次分道涉险行军意义特别重大,若再延迟一日,不但清水尖、髽鬏山、桃玉山诸制高点,千军台、大寒岭诸要地关隘尽被日军抢占,整个斋堂川和永定河谷地恐怕也非复我所有了。
    8月25日,第十师第二十八旅分兵北上入昌平界收复了马刨泉村,并对镇边城警戒。当日李默庵率第十师师部和谷乐军将军的第三十旅到达灵水、沿河城、青白口一线。
    是日第八十三师第二四九旅两个连在庄户以东伏击西进日军。日军第六师团第三十六旅团编组的牛岛支队(联队级)的尖兵于行进中猝遭中国军队火力狙击,弃尸数十具狼狈退至王平口。西进受阻的日军立即布防控扼这一平西古道总路口,并分兵抢占了玉河古道北侧西山大岭海拔1528米的制高点清水尖,企图从狭窄的岭脊上西进夺取大寒岭关隘,与从王平口循玉河古道西进的日军前后夹击第二四九旅。陈武将军也急忙分兵抢占大岭上位于清水尖西南的海拔1300米左右的桃玉山和海拔1524米的髽鬏山,全旅以这两个制高点作为防御重心,西联青白口,东接庄户、千军台,全线星夜赶筑工事布防。
    原本在第四队的第八十三师第二四七旅进入周口店谷口后奉命疾行军渡过永定河协同第一队第二十八旅作战。第二四七旅遂兼程越过军部、第八十三师师部、第十师主力,8月25日到达青白口后渡河进入大村。
    8月26日清晨,第二四七旅向第十师第二十八旅主力跟进靠拢。中午,第二十八旅收复马刨泉村和镇边城之间一带高地,日军向西北山地败退。由于汤恩伯部已经撤退,第十四军前锋没有追击,第十师主力也没有渡河以为两旅后继。
    8月27日,陈鸿达将军率第八十五师第二五三旅与军直属部队一同护卫军部翻越大安山和大贝梁,走通州峪开赴西胡林,午后抵达西胡林。陈铁将军则率第八十五师师部和第二五五旅从大安山接近地转道走第八十三师第二四九旅路线开赴千军台,途中陈铁把师部设于大寒岭南麓一座村落里。是日中午郝家骏将军率第二五五旅开到千军台,下午开到庄户、桃玉山、髽鬏山一线接防,替换下来的第二四九旅奉命归还第八十三师建制。(据98岁孙秉华老人讲,当年他19岁是庄户村人,先到的连队多是学生兵,战斗力不行,后来的85师能打,是土匪出身,战斗力强。)
    卫立煌将军把军部设在东胡林、西胡林地域,把陈鸿达将军的第八十五师第二五三旅配置在东斋堂、西斋堂地域作为军预备队。卫立煌从汤恩伯23日后的几封求援电报判断察哈尔作战已近尾声,没有下令编组第二梯队渡河;已抵近察哈尔东南疆埸的第一梯队两个旅不久即奉命撤回永定河河南各归建制。
    日军指挥部在平绥路东段作战血战方殷之时命令第五师团第九步兵旅团第十一联队,第五骑兵联队、第五辎重联队、伪蒙骑兵部队各一部,南下会同循玉河古道西进的牛岛支队,阻截攻击分道北上的中国陆军第十四军。
    第十四军在永定河南岸就地转入防御,布防区西起沿河城、东至青白口为第十师阵地,青白口至傅家台河南山地为第八十三师阵地,髽鬏山、桃玉山、庄户、千军台为第八十五师第二五五旅阵地,全军对察哈尔、北平方向构成防御。
    卫立煌军匆忙建立起的这道平西防线西端遥接察南刘汝明的察军和晋东北、绥东傅作义的晋绥军防线,东端遥接良乡房山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六路孙连仲部防线,从而使察哈尔作战失利后岌岌可危的华北东西战线再度首尾衔接,呼应一气,因此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第十四军防线核心阵地是海拔1524米的髽鬏山,比日军控制的清水尖高程仅低3米,两峰高耸入云,东北西南对峙,纵列于一道又高又长的连绵起伏的大岭岭脊上。这道大岭是太行山脉向华北平原北端伸展的一道支脉,也即是北平西山的主脉,它斜亘门头沟腹地,由太行山主峰小五台山东邻的东灵山分枝向东再折向东北绵延直至妙峰山,这道大岭上海拔一两千米的高峰比比皆是,共有150多座,白草畔、百花山、老龙窝、大寒岭、髽鬏山、清水尖、妙峰山,各展清姿,东西守望不绝。

    (图4)


    四、血战髽鬏
    8月26日,拂晓前庄户当面之敌步炮部队约2000人猛攻第二四九旅阵地,激战迄午,敌我伤亡均重。而门城镇之敌又一再通过门斋铁路增兵增炮,连续与守军激战。
    8月27日,第十四军战线全线展开激战,因没有重武器和制空权,卫军伤亡较重,营长死1伤7,营长以下官兵伤亡约1200人;日军尽管有重武器,仍有3个中队几遭全歼。
    第十四军参谋处长符昭骞向陈武、郝家骏两位旅长提出迂回奇袭,三人共同拟就了作战方案:当夜第二四九旅交防后由旅部上校参谋主任魏巍率梅展翼团主力(两个营)乘夜暗从千军台迤南绕出敌后,在群山中潜行至王平口关城以东隐蔽起来,28日22时见信号弹升空立刻从东向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王平口、板桥一带日军发起攻击;接防的第二五五旅见信号弹即从桃玉山阵地向当面之敌出击,以收东西两面夹击之效。
    8月28日傍晚,第八十五师师长陈铁从大寒岭南麓师部到达千军台。21时4位将军一同登上千军台以南一制高点遥望东部板桥、王平口一带黑黢黢的山峦,借月光观战。22时信号弹腾空升起,一片杀声爆炸声震天动地,王平口之敌辟易四五千米,直逃到桃园始能立住阵脚。这次迂回出击杀伤敌若干外,还俘虏依附日军的刘桂棠匪部三四十人,并夺得日军掷弹筒、大正十一年式机枪及绘制精细的十万分之一平西军用地图。8月29日,出击部队完胜而归。
    陈武的第二四九旅指挥部设在千军台村尽东头一所华丽的砖瓦楼房院落里,东距前线仅千余米。29日即受到急欲报复的进攻千军台日军直接瞄准的炮火袭击。直接命中旅部的全部9枚75毫米口径炮弹竟然一一嵌入砖墙中,皆是哑弹。砖瓦碎片嵌入了陈武后颈部,擦伤了符昭骞的额角,陈将军简单包扎后,立即指挥通信部队迅速恢复了通信网,及时下令调上来旅预备队,迅速挫败了日军报复性的进攻。
    8月30日,西板桥之敌迅速增至一个旅团规模,遂大举向桃玉山、庄户进攻,数度迫近阵地,均被守军奋勇击退,敌军在阵前遗尸百具。日军在髽鬏山右翼阵地连遭挫败,是夜派出五六百日军乘夜暗潜出至傅家台永定河以南山地,企图袭取守军髽鬏山左翼阵地,不期陷入高度戒备的法城沟口、魏家岭东南一带高地守军第八十五师第二五五旅和第八十三师第二四七旅四九三团火力夹击之中,遗弃尸体七八十具,拂晓前狼狈逃窜。
    符昭骞将军研判敌人作战企图:夺取怀来、宣化后,力求进出平绥路,期侧出大同,以不战而获绥远,截断中苏联络之企图;将以一部取正面千军台牵制我军,并不时以小部队迂回攻击,使我不敢出动;以主力乘战胜之余威跟踪进迫蔚县、涞源以隔断我军与晋绥军之联络,而完成其各个击破之诡谋;以一部佯攻,牵制我军之移动,以主力沿良乡、房山、平坨迅速进占周口店、张坊镇之隘路口,直趋易县,截断我之后方联络线,使我坐困于易县、房山以北之山地。
    8月30日,日军千余人由怀来桑园、九营附近渡过桑干河,有向马黄峪南进模样;大小营30日晚到敌千余。庄户当面之敌开始向第二五五旅髽鬏山左右翼阵地持续炮击,似增野炮数门。
    9月1日,日军在怀来附近积极构筑机场。
    9月2日,第十四军来路房山佛子庄东南数里之上下英水,被敌一部占领。
    9月5日,庄户当面之敌以火炮10余门10时起轰击髽鬏山守军阵地,并以观测飞机随时修正弹着点,炮击至16时仍未停止。另以轰炸机9架凌空反复轰炸,同时敌步兵亦向我髽鬏山左右翼阵地进攻,激战至昏黑,均被击退。
    9月6日,庄户当面之敌8时起以飞机二三十架、火炮20余门竟日轰炸炮击髽鬏山及以北暨东坡道一带阵地,掩护其步兵一个联队猛攻我左右翼阵地。右翼李团因伤亡过重,稍有后退,增兵后阵地恢复。第八十三师派兵一部,从西边侧击进攻髽鬏山之敌。
    9月8日,庄户当面之敌拂晓先以火炮集中轰击,继以步兵数度向髽鬏山阵地猛攻,迭经击退。
    9月9日,怀来桑园之敌步兵千余,拖炮数门南下向石门子、樊山堡推进。是日守髽鬏山之第八十五师第二五五旅五零五团第二营官兵几乎全部殉国,其第一营官兵也伤亡大半。根据军部命令该山主阵地交由第八十三师第二四九旅四九八团(曾宪邦部)接防。
    半月来,第八十五师第二五五旅约5个营失去了战斗力。9月11日,迄今损失甚小的李默庵第十师亦奉命派出有力部队部分接防。
    9月12日,敌频频炮击桃玉山、髽鬏山,午前敌机3架盘旋守军阵地上空甚久,似侦察照相。16时起敌轰炸机9架反复进入髽鬏山阵地上空轰炸,日落始去。
    由察哈尔战场转进下来经过匆促整补的朱怀冰第九十四师本晚北上到达里长城马黄峪、旧庄户里长城一线对西警戒、布防,主力集结在龙门口村附近构筑工事,并另派游击部队远出石门子、桃花堡活动,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平西战线的稳定性。
    髽鬏山作战中日军曾经大规模发射装填毒剂的炮弹,释放的毒性致使许多正在工事里看书、休息的中国军人中毒身亡。这是全面抗战爆发以来第四次日军使用国际公约禁用的化学武器作战的罪恶纪录。
    9月13日,千军台当面新增日军第三十六步兵旅团主力以猛烈的炮火持续轰击髽鬏山阵地,发射炮弹2000发以上,该山高耸陡峭,顶部面积很小,以致阵地表面尽成焦土。第八十三师第二四九旅四九八团浴血抗击,双方反复争夺顶峰阵地,团长曾宪邦激战中壮烈殉国,全团军官伤亡殆尽,剩存官兵仅能编为一连,虽由第十师、第八十三师抽队增援,髽鬏山主阵地是日午后1时终于失守,激烈的战斗持续到深夜22时仍未止息。

    (图5:曾宪邦——抗战牺牲的第一位少将)

    9月14日,髽鬏山主阵地失陷后,符昭骞紧急筹划守御对策,拟固守以大寒岭1390 高地、山神庙、秦岭子为支撑点的新核心阵地,阻止日军夺取大寒岭关隘突入斋堂川;预作准备防备日军向大安山、将军坨迂回,以保障全军与第二集团军第二十六路的联络,维系战线的稳定。


    五、战役尾声
    这时,周边的军事形势发生了变化。9月11日,侵华日军坂垣第五师团第五骑兵联队占领察南蔚县和河北涞源以北的伊家堡、同沟。9月14日,日军华北方面军第一军、第二军6个师团从长辛店、静海一线南下发起保定——沧州作战,其中5个师团兵锋指向保定,第一军则以一部首先攻击房山、涿县。第二十一旅团二十一联队进占山西东北部的广灵,窥视平型关、大营。位于平西的第十四军和第九十四师已经孤悬敌后,处于日军战略合围之中。
    14日全军陷入危境之时,蒋介石来电:敌军逐渐增加有西进晋绥及沿平汉路南犯企图,该军应即避免决战,着即撤往石家庄附近地区,集结整理。
    9月15日午后10时,卫立煌第十四军和朱怀冰第九十四师离开阵地,全军分4路撤离,目的地是石家庄和获鹿。
    军部命令预备队第八十五师第二五三旅派一个团在大寒岭上占领阵地,掩护军部和第二五三旅主力、第二五五旅、第八十三师翻越西山大岭和大安山,至16日4时方可离开掩护阵地追赶军部和第八十五师归建。
    军部与第八十五师走东道,经过20小时连续疾行军,9月16日薄暮军部走出周口店山口,几为日军快速部队追及。17日天明时东路军到达涞水县东郊外树林中休息,躲避日机对涞水县城的野蛮轰炸,并收拢部队。晚间到达易县东郊,恰逢中秋节,官兵们终于吃上一顿热食,睡上一夜整觉。18日天明继续向满城、曲阳撤退,终于跳出了日军合围。
    走中左道经大安山、红煤厂、张坊出山的第八十三师出山后转趋涞水,遵命在军部、第八十五师后面跟进。走中右道经斋堂、杜家庄、张家庄、奴才岭、野三坡、紫石口至张坊的第十师亦取道涞水、易县、满城、曲阳南撤,惟行军路线在军部路线偏西,走间道。走西道的第九十四师奉命从龙门口村沿西奚古道南下,经野三坡、紫荆关、口头、南唐湄、曲阳撤退。

    (图6:符昭骞将军像)


    六、补记
    1. 20余天髽鬏山战役中,第十四军仅收到大米180包,这点象征性的补给对坚守平西的5万大军不啻是杯水车薪。各师只好在驻地附近自行采购一些小米和杂粮。所幸山区农民庉藏核桃及包谷较多,后来这些食品亦已吃光,最后购得农民几千头山羊充军粮。
    2.山区9月气温下降很快,全军轻装进入山区作战,除中、高级军官有薄毛衣御寒,绝大部分官兵仍着单衣,无以御寒。一次夜间天降大雨,夹杂冰雹,官兵敝衣枵腹坚守在海拔1300米以上的高山上已经近20天,以致这一夜冻死冻伤者甚众,仅从察哈尔战场转进到平西战场的朱怀冰第九十四师(尚有4000多人)就有五六百官兵冻死在阵地上,冻伤者尚未计入。
    3. 第十四军军部9月16日薄暮走出周口店山口。卫立煌欲在谷口宿营,刚刚埋锅造饭,架设好电台联络各师部队,山口东边白塔山方向枪炮声已经响成一片,日军快速部队正由东边杀过来,企图封闭谷口。其时军部身边仅有一个特务营卫护,遂急忙向西南撤离。
    为掩护第八十五师全部出山,此刻必须有一支部队占领白塔山阻击日寇。符昭骞遂向卫立煌请令,徒步跑到谷口拦住第八十五师先头部队谷熹团,口头传达军长命令,谷团长以未直接接到军长命令为由继续撤退;符昭骞只得又拦住从东边溃退下来的孙连仲的国军第二十六路一个旅,该旅长口中答应,而撤退的脚步却一步不停。
    幸亏此时天降倾盆大雨,从明治建军以来就没有雨具列装的日军此次竟然忘记了帝国武士何惧风雨的训条,放缓了追击,东路军遂乘此机会不顾一昼夜翻山越岭疾行军的极度疲劳,继续在大雨泥泞中向西南彻夜趱行。各部官兵饥疲已甚,掉队甚多。
    4. 朱怀冰第九十四师虽然最终成功地摆脱了南北数十里阵地相接的日军的纠缠攻击,却在进入愚蛮未化数百年与世隔绝的深山老林野三坡时发生了不幸事件。走在后面的一个营官兵遭到从不许任何外人进入野三坡、尚不知有中华民国惟知反清复明的当地民众武装袭击,被缴械,100多名官兵遇难。

    (图7:10月6日自法马垭口北望髽鬏山)


    【参考文献】
    1.李国平、李维祥,髽鬏山抗战
    2.安全山,髽鬏山战役
    3.符兹治,抗日战争中门头沟庄户战役纪要
    4.王琰、符兹治,髽鬏山1937

  • 钟山
    第一次看到这么详细的文献,谢谢
    2017年10月11日
  • 荒野行牛
    用心良苦啊海运赞一个,学到很多历史知识……
    2017年10月13日
  • 海运
    因为新浪防外链的设置,部分图片无法浏览,特更新于2017年10月26日。
    2017年10月26日
  • Soul
    学习了
    2018年6月04日
  • 小撮
    对朱怀冰部被野三坡的土豪武士缴械的故事很感兴趣,请问资料来源。想了解一下详情。
    2018年6月05日
  • xulaoshi
    战场态势瞬息万变。20余天的庄户抗战,5万将士参与,构成平西历史浓重的一章。谢谢海运极有价值的工作!
    2018年6月05日
  • 海运
    @小撮 参见 http://www.laishuitv.net/contents/6/7794.html 第二段,该文引自李公仆《华北敌后——晋察冀》。
    2018年6月05日
  • 小撮
    @海运 难以置信野三坡还有这样牛叉的历史,刮目相看。
    2018年6月05日
  • 小硕007
    野三坡也有个“跳崖五壮士”
    2018年6月05日
1263 浏览   10 回复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