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长沙北,徒步九峰山

  • 逍遥鸿仙 3 周前

    缘起:大千世界,茫茫人海,从来都是无巧不成书,妙不可言。

    你怎么知道出走社的?这是逍遥鸿仙从远远落后到追上出走队伍后,老社员们集体抛出的问题。 说来话长,在我注册为出走社嘉宾的那天深夜(2019-9-12凌晨,农历八月十四),我一直在网上搜索有关我己亥年中秋的目的地-福石山祖师岩(位于福寿山东侧千米高山之上的昭显真人庙/陈大仙人羽化登仙处)的信息,不经意间搜索到了一篇7年前原出走社岳麓山人发表在华声论坛上的一篇出走日记,其第二站即为祖师岩。由此,便开始了我初结缘知晓,后了解注册,再背包出走的道行。

    出发:出走集结地在长沙北,逍遥鸿仙在株洲南,70公里的差距,加上汇合时间在早上7:20分,若要赶上,唯有更早出行,故而把时间定在了5点半。

    赶路:公交-火车-地铁-公交-货车,出发后由于估计错误,错过多辆公交和一趟火车以及若干趟地铁,等到赶到第一汇合地汽车北站对面公交站,已经晚了30分钟,队员们已经按计划出发良久。本想就此改道加入游龙的出行路线,因为在最后的报名时间点7点50截止前未能成功,又加上从未见过,全不认识,故而作罢。

    事已至此,不管其它,唯有继续前行。在等车之余,反复思索如何才能赶上全然不识的队伍,一番思辨之后,想来唯有抄近路,提速度,同时舍弃第一阶段,赶在队伍在上九峰山之前的必经之路上(燕塘村,路牌燕塘湾)守株待兔,并提前联系开题人方有可能,不然一旦队伍上了山,进了林,葱葱山野,人生地疏,想再赶上就几无可能了。

    追截:从民望村下车经杨桥,途中几番想打摩的,不得;欲搭车,未有合适车辆经过,亦不得。步行穿铁路,过河道,至杨桥后,终于等来了当天运气的巅峰,一辆红色的八轮大卡沿河岸驶来,欣喜;定神之后,大手一挥,大红卡戛然而止,停于身前,这真是让逍遥鸿仙喜出望外,分外开心,但仍需镇定;凝神,驾驶员年纪不大,看着也就二三时岁,其侧身打开了副驾驶座,问我去哪里?我说去燕塘村,他不知,毕竟路上的村子太多了,我说在前面不远处,他便欣然的顺载了我一程,于燕塘湾路牌处下车,车上有点小兴奋,下车时除了口头谢意之外,大车照都忘记拍一张,更不曾留个微信等方式。


    汇合:到了燕塘村,马上联系了本次出走的开题人,出走社大名鼎鼎的武林阿混。当然,作为出走社新人,此前从未踏入过这片武林和江湖,所以对社友前辈们并无耳闻,然而跟上队伍后,方知武林阿混已在这片江湖行走十余年,那片武林也早就存在,从不曾因我等的知或不知,而稍有寂寥或停滞,反而是越来越热闹而向前。

    可能是上天看我诚意满满,又不抛不弃,赶到燕塘村时,队伍也正好到达了山下村子,只是过峡处提到了原计划路线燕塘村前方一点的石泉湾。还好这个时代有手机,不然守株待兔都差点擦肩而过,不过这里是擦村而过,然而,或者正是这小小的交错而过,更显之后皇天不负的交汇可贵。至此,逍遥鸿仙终于和大部队汇合上了,在此特别感谢大红卡无名大哥的搭载,出走社武林阿混前辈的石泉湾接应,以及其他8位社友的山脚等待。

    上山:此上九峰山,路转峰回,石泉水库,山居农家,野生猕桃,稻粮梯田,不见野猪猕猴,但见黄牛吃草,亦不知高低错落,钟秀是哪九峰?


    绕山:队伍在武林阿混的引领之下,穿丛过林,摘桃馋橘,酸爽不断,徒步山中,时有小憩,偶有惊喜,别具一番滋味。


    下行:下山奇快,鸿仙收尾,或左顾右看,或东张西望,好一派难得的逍遥自在,意鸿仙神,悠哉游哉!!!

    回程:山下村道,水泥硬化,平阔整洁,弯曲漫长,徒步至戴公桥坐车处,颇费了一番力气和时间,却也得了锻炼。

    后队伍经公交至长沙汽车北站后,与社友各散,同武林阿混话别后,转地铁至开福寺站,再转长株城铁-公交,几番周转,逍遥鸿仙,夜归株洲。




  • 流苏
    难得大老远的赶来爬山,应该不枉此行吧!文章写得挺有意思
    3 周前
  • 丁香
    这尊上仙,一看就是出走里手。株洲的盆友,有福啦。
    3 周前
  • 逍遥鸿仙
    确实不枉此行,有长沙府武林阿混和自在鱼两尊大神引领,众社友加持,一路轻松惬意又有趣。
    3 周前
  • 逍遥鸿仙
    @丁香 希望有更多长沙南或者略靠株洲的路线,株洲本地的周遭,希望有更多走友同行。
    3 周前
  • 武林阿混
    哈哈,此文风有趣
    3 周前
  • 用武之地
    这个铜质守规则,勤思考,体能好,莫非一代绳舞出走大人即将呈现。
    3 周前
  • 云游的龙
    和我擦路而过,你就不遗汗
    1 周前
  • 逍遥鸿仙
    @云游的龙 哈!只能期许于今后的幸运同路了。
    1 周前
183 浏览   8 回复
相关动态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