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日-2日出走南双洞-六里坪-花市结题报告

  • 受伤小蛇 2 周前

    D1
    很久不走重装了,又不太想早起,设计了一个稍微远点的火车计划,目的地就是之前一直很想去的兴隆六里坪。

    兴隆火车站在网上就是个bug,输入北京到兴隆,会提示多种中转方案而没有直达车,只有输入“兴隆县”才会显示,类似的问题应该其他地方也有。到站之后外面大概十多个小面喊着接人,我们穿过这些小车,直接来到公交站牌下,这个站牌显示的是兴隆2路,恰好是要去我们此次计划的终点南双洞,和高德地图又完全不一样。高德地图的公交最近几年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但在这种小县城里还是不好使,高德上的兴隆2路是从火车站一路往北开的,和实际的兴隆2路完全两个方向。

    在我问车查地图的时候,2路已经开过来了。原本我计划的起点是西厂沟,进去要么滴滴、包车或者坐沿途的班车再走进去,没想到会有公交车通行,只不过这个是北线,我们要换乘一次南线才可以。出门之前忘了带现金,到火车上才想起来,虽然手机二维码和NFC以及公交卡是多重保险,但那是在北京,兴隆完全不认,只能现金。我们上车之后一顿死求活求,换了三次零钱才够。

    坐定之后没多久,我向窗外的偶然一瞥,改变了我的计划和行程。对面开来了一辆中巴小客车,我到每个地方都会对这种车非常敏感,会仔细看一下起始点,结果车牌上写的花市-兴隆,我马上联想到花市上六里坪是个非常成熟的路线,再合计一下时间,应该是2点左右从花市下来的,这样时间也合适,能赶上4点回望京西的跨省末班,当即就决定改路线了,因为原计划第二天要走超过10公里的马路,非常枯燥。以前不敢设计去花市,就是不清楚班车时间,那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没车出来的话会很尴尬。这下都解决了,心里也踏实了不少,虽然可能回城时间会比计划拖后,但能走更多山路还是不错的。

    15:45 到达南双洞。这是个大村,也是2路的终点,没想到天文台在这里如此出名,就建在路边的山头上,非常醒目,我们还遇到了去天文台的通勤车,可惜那里并不对外开放。我们沿路走了45分钟公路,途径了一个大村叫楠木沟,其实2路应该再多一站就好了,这里人丁兴旺也没多远,也可能再远就要加钱了,这个车上车就是2元,不管去哪儿。

    16:30 到达西厂沟。这个村子没几户人了,沿途有条小河有个水管可以接水,自驾过来钓鱼的还有。我把拖鞋换成跑鞋,问了老乡上到山顶要多久,他说一个半小时就能到,这个时间在后来看,还是大大高估我们了。通过两步路查资料的时候,只有一条之字轨迹,走的歪七扭八,尤其后来接近村子的时候,非常乱。我判断这肯定是下山的时候想超近道直接进村,后来过不去才乱打乱撞。我们上山不能完全依照这个走,只在判断方向的时候起作用就好了。后来果不其然,进入一片山楂核桃林之后,路就没了,老乡在梯田里停了个车,我过去的时候没跟他打招呼,只是顺路继续往上,靠左手的小路生拔,应该很快能和防火道汇合。就在爬了一半的时候,老乡在后面不停的叫,我也听不太清,后来扯着嗓子呼应,才知道他在指导我们怎么爬,他那个位置看我们很清楚。实际上他的走法和我的思路是完全一样的,不叫我也能走对,但他叫来叫去,我反而含糊了。梯田大概爬了四五层,老乡终于不叫了,我上去之后谢了人家,果然是条可以开车的大马路,以前的徒步大赛肯定是走的这里,但向下延伸到村里的哪个位置,我还真不敢说,一路都没注意到。

    后来就没有悬念了,一直走这个大马路,路上时不时有点垃圾。这条路应该早先是炸山开矿修的,很多处都炸烂了全是大石海,后来整修之后变成了防火道。我上山之前还问了老乡,山顶或者路上有没有水,还是那个一个半小时老乡告诉我的,有你们也找不到,这话我是信了,老老实实把水背满。这段路比我想象的长了很多,虽然直线距离只有2.5公里,但实际走了快7公里才到,全是在弯弯绕。

    19:00 到达营地,也就是山顶,海拔1418米,后来回来再研究地图,似乎南边还有个1449的顶更高,这就无从考证了。天马上黑了,接下来再走就没路了,周围也和我想的不一样,根本没有景区的样子,台阶亭子日观峰小平台那都是瞎掰,啥都没有,除了被虫子快啃秃的树就是一人多高的蒿草,唯一好处是背风,刚好有片小空地。吃饭睡觉一夜无话。

    D2
    07:00 起来做饭收拾,还是2小时拔营。路网在这里显示很乱,我们在营地周围转了一圈,终于找到了一条下山的路。原来景区把离这里几十米的小垭口立了个牌子,写的“六里坪主峰”,所以绝大多数人都不往上继续走了,这条路就逐渐荒废。而防火道快到山顶之前又有分叉,直接下山拐了,也不去山顶,所以山顶才显得那么萧索。我们从小垭口顺碎石台阶路一路向下,走了很长很久,一直下降,路旁开始不断出现各种路标。这条路就是当地野外组织常走的成熟路线了,花市上一段走个环线到主峰,下去到景区。过了大松树之后才开始有水,水量不小,后来逐渐有了瀑布,要绕行和过河,冬天来的话应该更有意思。

    12:00 到达花市。这个村商业化很重,包括之前的西湖景,两个村附近加起来得有50个农家院。这里依山傍水,风景还可以,但也不至于如此夸张。我们在街中心的小卖部前停表,小卖部老板也没个好气,问回兴隆的班车时间还具体不清楚,让我上山问。车停哪儿,我在哪儿等车,他也不知道。我心说你天天在这儿待着,咋可能不知道。我还没管你要吃要喝拿你管子洗脸呢,打听个事还爱答不理的。

    碰了一鼻子灰之后出门来,等着能有车下山,给我们捎到101国道,从黄崖关回蓟县或者平谷,比去兴隆更近更方便。但一直没有车往下走,正午时分全是上来的。我们拿出剩的吃喝,果然酒足饭饱之后就有车来“接”我们了。大概12点半左右,有个挂着蓟县牌子的小班车下来,这个车是来接送个老年团的,大概10多个人,车上还有空位,于是司机答应20一位送我们去蓟县。实际去蓟县的车我在西湖景问了老乡,应该就早起有一趟下去,晚上才回来的。这个车出去的路非常颠簸,一路都是矿场,司机的技术也很高超,颠得这帮老头老太太一路叫苦不迭。下来到黄崖关换了个大客车,他们又补了一份车费,原本是10元一位,现在是60一位送回天津,我俩没再多要钱,但只答应停在汽车站前的环岛,从那里打车最方便,蓟州南站不通公交车。

    最后提前一小时到达火车站,事实证明蓟州的高德也不靠谱,这里明明有趟533,高德却显示这个车不到火车站。回京火车K7716速度不慢,一站就到了北京,到家才6点,比原先预计的8点多早了不少。

  • 反熵
    “对面开来了一辆中巴小客车,我到每个地方都会对这种车非常敏感,会仔细看一下起始点”。同样敏感,这些都是策划线路的线索。
    2 周前
  • 钟山
    还以为回内蒙了呢
    2 周前
  • 穿山癸
    小蛇很久不写报告了。
    2 周前
  • 受伤小蛇
    @穿山癸 一直没开题呢。@钟山 回来了已经。@反熵 时刻表总变,过一阵就没了有可能,只适用于短期内再度光临。
    2 周前
99 浏览   4 回复
相关报告
相关动态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