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群体免疫的几点思考

  • 海运 2020年3月17日

    把群体免疫讥讽为佛系抗疫、扭曲为主动感染,是有意无意的误解,群体免疫应理解为一种综合平衡策略。

    一、病毒不能消灭,但可以隔离。

    纵观历史,人类消灭的病毒只有一个——天花,还是因为天花与人类共处了几千年变得僵化,不能回传动物了。对于感染的人只能隔离,古代是发到荒岛上或者封在院子里、村子里,今天是居家观察或到医院维持,医生护士穿着厚厚的隔离服,本质上仍然在隔离。

    怎样隔离?致死率高、传染性弱的病毒,硬隔离;传染性强、致死率低的病毒,软隔离,在人体的承受力、社会承受力和医疗资源的承受力之间找平衡。在医疗系统承受能力范围内的隔离是隔离,超出这个范围是聚集。

    二、病毒不能治愈,但可以免疫。

    病毒是大分子结构的半生命体,需要识别其蛋白质特征才能有针对性的破坏其分子结构,无法用化学药剂治愈,只能依靠生物的方法,通过人体免疫力习得病毒的蛋白质特征,产生抗体。在形成抗体之前,通过医疗维持手段,为免疫力争取时间。对于体质较弱,可能撑不过这段时间的人,要执行更严格的隔离,等待群体里多数人(60~80%)产生抗体,形成免疫屏障,这即是群体免疫。

    如果能用较短时间(一年左右)研制出较安全的疫苗,通过注射疫苗产生抗体,则是更有效的办法。现在反对群体免疫的人和近代史上反对疫苗的人,逻辑是一样的:躲都躲不及,怎么还“主动”感染呢?有控制地形成免疫是治本之策。如果病毒较快变异、检测假阴性、无症状传播,则群体免疫可能是不可避免的防疫之道。

    三、病毒不能根除,但可以控制。

    治疗病毒没有灵丹妙药,为什么还要试验研发药物呢?有时,免疫系统初期反应慢,后期又反应过度。有效的药剂,可以干扰病毒发生作用的机理,延缓病毒爆发的时间,为免疫系统争取时间,可以平复免疫系统过度反应,保持在合理的烈度范围内,可以引导病毒的演化方向,通过病毒种群间的生存竞争压力,使低毒、无害甚至有益的病毒逐渐占据上风。

    群体防疫是一种综合计划,从防堵到拖延,步步为营,使医疗系统处于较为充分利用又不致集中“挤兑”瘫痪的状态,确保重症者得到更精心的呵护,老弱者得到更严密的保护,其他危急病人不被“挤出”,关系国计民生的社会和经济活动不致停摆,并为围堵病毒源源不断地培养生力军。

    地球经历过五次生物大灭绝,多少霸主灰飞烟灭,病毒的地位依然稳如泰山,寄生共生于包括人类在内的生物体内,沉睡休眠于地下洞穴极地冰原之下,蛰伏转徙于穷乡僻壤深山老林之中,突袭爆发于人烟稠密市井辐辏之所。

    疫情像洪水,关键的地方堵,大部分时候疏,导之使流。疫情如山火,要有计划地边灭火边撤退,为抢救出重要的人员、物资争取时间,并提前在后方烧出隔离带来。学会与病毒相处,是人类必须回答的课题。


  • 北潞冠
    自然选择的终极方法就是群体免疫.
    2020年4月26日
  • 穿山癸
    广泛使用疫苗是一种策略,使得充分多的人应激产生抗体从而阻断病毒传播,其本质也是群体免疫,可称之为*人工*群体免疫。只不过谁也无法保证,在下一轮病毒爆发之前,有效疫苗能研发成功并生产出足够多的疫苗剂量。事实上,有很多传染病一直没有疫苗,且由于病毒容易变异,有些疫苗的免疫效率也不够高。天花病毒能被消灭,很大原因是它太顽固不化了。
    因此也就有另一种策略,即眼下被某些人妖魔化的*自然*群体免疫,其做法并不是要人类社群全体真正地主动以身试毒,而是要那些不易或很少受到严重伤害的部分群体,在生活生产不受到严重干扰的情况下,于无意中感染并产生抗体,从而最终形成免疫屏障,最大限度地人类社群全体。
    4 周前
220 浏览   2 回复
相关动态
关键词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