缩了水的出走

  • 穿山癸 2 周前

    出走社2011年7月7日实施宪政,2012年通过社区公民选举产生了第一位民选社长,至今已产生了四位民选社长。今天,出走社第四位民选社长——流苏——的就职典礼在长沙北山隆重举行,帝都也有两个课题同日出走以致祝贺,本课题是其中之一。

    流苏是出走社第一位女社长,她也是出走社第四位社长。祝愿出走社在流苏社长的领导下,继往开来,坚守出走社的理念,谱写出走新篇章。


    【进程】

    分担课题共有6人,全队集合直到徒步起点才完成。实际上只有闲逛逛和胡林二人到达了集合地昌平北站;开题人穿山癸在昌平西关换乘昌33路公交车,沈水香在红泥沟上车,这两人当然就没得座位了;另外两人——qiuchi和前社长小撮,前者开车搭上了后者——原本是准备在高崖口搭乘公交的,却因为GPS导航上有不止一个高崖口,眼睁睁看着昌33进站停车又开走,只好再驱车追到了思台。

    9.20许开始徒步,去往白瀑寺。这条连接昌平和门头沟的小道,小撮说他十八年前走过一次,而开题人则在近些年走过几趟。非常成熟的羊标高速在沟里曲折蜿蜒,只有开始时一个小小的爬升,过垭口就进入门头沟地界了。天气预报预警的大风,在这山沟里根本感觉不到,蓝天如洗,阳光明媚,没走多远就有人减衣服了。

    门头沟境内的山沟,挂牌淤白村玫瑰种植合作社的玫瑰园,承包人是淤白村的一个老头,开题人早些年曾见过他,但近两年开题人只见过他的儿子,据说患了癌症已于去年离世,玫瑰园由儿子(城里有工作)雇人打理。玫瑰是本地品种,开花不是很多,没什么收成,现在实际是养植加养殖,今天我们就见到了散养的成群的猪,包括一窝小猪崽儿;为了防止猪只走失,沟的两头都有栅栏门——倒也并不影响路过:能翻墙或开门通过,只需保持原状就是了。有一个人,大约是雇工,正在采收胡萝卜,我们路过时热情地打招呼。

    除了玫瑰园,就到白瀑寺。(待续)

    (续前)白瀑寺位于金银山下,有人称之为千年古刹,寺始建于辽朝乾统初年,实岁900有余,但寺中仅有一座金代实心砖塔为古迹,乃是北京市保护文物,现在塔前立着一尊雕塑,是白瀑寺开山祖师圆正法师的舍利塔,此塔位于大雄宝殿门前右侧,另有一新修佛塔与之位置对称。据资料,寺内原有其他建筑毁于文革,新塔及寺院其他建筑都是现住持、生于附近淤白村的慧能法师近20年化缘重建,如今寺内不少建筑上都挂着赠建人的姓名牌匾。重建工程断断续续,至今还未完工。不知是受到近期前中国佛协会长、龙泉寺方丈学诚法师事件的影响,还是别的原因,现在看不到有人施工的景象。大雄宝殿东侧院落的侧门也关闭了,无从进入,而之前是可以随意进出的,几个月前开题人来过,当时某个大殿里的飞天正在施以彩绘。今天得以进入惭悔堂,地处寺院最北的位置,早年曾是出家人的起居场所,如今是要改做禅房,明显也是停工了的未完工程,每一间屋子都是前室后卫的格局。


    近些年白瀑寺的香火眼见旺了起来,最靠里的停车场已经很难有空闲车位,后来者只能停放在山门之外的几个停车场。我们在这里转悠了半个钟头的样子,只参观了寺院很小一部分,回到停车场时大约11.15。长沙北山的新社长就职典礼预订11.30开始,但不行的消息是,典礼主持人的队伍迷路了,还未到仪式现场,我们也只能坐在一个台阶处提前午餐等待。台阶虽然并不在柿子树下,却也离柿树不远。有一个明显的感觉,此处柿子大约是小年,见到有僧人采收柿子,但收获并不大,而去年比今天晚20天出走此线时,一路仍还有很多柿子挂在枝头,今天属于寺产的仍留在树上的柿子只是零星可见。

    总也等不来典礼的消息,我们也只能继续徒步了,此去韩台村,要走过一大段信号盲区。韩台-新开就村道两侧的柿树也是见少,大约是伐掉改种其他树种了,能捡拾几个慰问下口腹就算不错了。仅在韩台和菩萨鹿的村子里看到挂满果实的柿树,那也就只能饱饱眼福了。

    过菩萨鹿,是要决定课题终点X的时候了。此时传来小撮电话,说他们已到韩台,问我们在哪儿。小撮和qiuchi俩人在白瀑寺与我们分手,重返了思台取车,高芹路转南雁路去韩台接应我们,而我们穿过韩台村走南雁路,垭口处抄了近道小路,正好与他们错过。于是X就变成了他们折返追上我们的地方,还是南雁路,但还不到郎儿峪、北照台路口。

    我们搭了便车,课题提前结束,出走里程和爬升也因此缩水了。

    为了补足课题的亏空,开题人下了便车,徒步8公里多回家。有途径白浮泉湿地的图片为证:


  • Soul
    多走八公里,有图有真相啊
    2 周前
65 浏览   1 回复
相关动态
  • 2 周前 Soul 回复了话题
  • 2 周前 qiuchi 赞了话题
  • 2 周前 北潞冠 赞了话题
  • 2 周前 穿山癸 修改了话题
  • 2 周前 赞了话题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