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赶太阳的脚步

  • 小硕007 2018年10月08日

    最近因为抱着“把这片浅山区走遍、走透”的执念,所以继半个月前跟同事走完了南半边山脊之后,国庆节,我又来走北半边山脊。


    对于今天的行程,我预先想到了三个待定:一,上山的“黍谷山景区”到底需不需要买票?若需要,那就得另寻上山路。二,黍谷山顶往东的路眼,上次没细找,这次能否顺利找到?三,一路向东的山脊路况如何,今天能否完成北半边山脊的穿越?


    早晨8:30,我就早早到了荆栗园村,“黍谷山景区”的大牌子竖在马路边上,很是显眼。从村中小路向东,过了一条水渠上的桥,就到了景区门口。一辆拖拉机开了出来,看样子里边在施工。我径直往里走,果然被人叫住买票。我问这里还要票吗?不是废弃景区么?对方回答说,不卖票怎么发工资?我只好掉头退出。

    这里我恰好查到了这个“黍谷山景区”的来龙去脉。https://datong.tianyancha.com/lawsuit/990bda161cbb11e6b554008cfae40dc0


    为了顺利上山,我下了三条轨迹,景区正路、南、北各一条。我仔细看了下,北边轨迹貌似距离短一些,于是出门右拐,去找那条轨迹。找了个合适的地方下了水渠,再上坡,走到了人家的庄稼地里。看样子是需要沿着眼前这条小沟往上爬。可我沿轨迹转了半天也没找到正路,还反倒在一片碎石头上摔了一跤,出师不利。


    这样找路,时间都耽误在这儿了,我决定出去坐一站地,到下一站中庄上山,至少上次走过。20分钟后,我已经到了中庄东边的水渠桥上。我忽然意识到本可以沿着水渠直接走过来的,刚才为啥要到马路上坐车?糊涂。


    沿着机耕道走进了杂草密布的小路,我特意注意了下上次和闲逛逛走时是从哪里走错了路的。果然有个Y字形岔路,而且正路很隐蔽,岔路却看起来像通衢,怪不得上次走错。前边耽搁了太多时间,11点登顶黍谷山(丰台顶),比上次晚了半小时。

    短暂休息后,我仔细寻找往东边山脊去的路眼,还好这次找得很顺利,在一片长得很高的酸枣树丛后面,找到了入口。话说这片酸枣长势真好,个头儿快赶上普通的枣了,下次可以专门来摘。


    放眼望去,这道东西走向的山脊,起起伏伏,至少错落着五六个小山包。之前看等高线,没看这么细,以为就是一道平坦的山梁呢。看来,今天走着不会那么顺利。没想到,接下来的路比我想象得还要难走得多。

    接下来的五个小时里,一路都在钻灌木,且一半都是带刺的植物,以酸枣为主。脚底下路是有的,只不过都被植被遮住了,模模糊糊能看出路的样子,部分路段需要参考轨迹修正。


    往往是我躲得了左边,躲不过右边,保护了胳膊,大腿又被扎了。登山杖改变了用途,一直用来拨开大片的酸枣,不一会胳膊都酸了。几个小山包都需要登顶,没有横切的路,还好都不是很高,几十米的样子。

    后来被酸枣扎之外,又多了一个麻烦,就是恼人的蜘蛛网,不知为何蜘蛛喜欢在这片山安家,上次走南边山脊也是很多蛛网。于是,登山杖除了拨开刺篷之外,又兼职捣毁蛛网了。

    我心里想,幸好这次没带同事来,会被他们骂死的;又一想,如果同事真来了,估计钻了一会,我们肯定就调头回去了,也不用受今天这个罪了。


    我一开始还抱着“完成既定目标”的执念的,所以一路往东,不想,也不能回头了,沉没成本太高。下午两三点时,我开始考虑今天目标能否完成的问题。计划很美好,走到上次下山的地方,重复上次的下山路,向西走到峪子沟景区里去。可现在来看,时间有些来不及了。需要根据后边的路况来定,万一后边路好走些呢。


    如果后边路还是这样难走,还有条备用路线,由东而南拐弯后的垭口,有条轨迹向西南方向一路下到峪子沟,虽然路程很长,基本上要走这条沟的全程,但是下山路口近呀,可以尽早下山。这样想着,继续往前走。

    都16点了,我才走到轨迹上显示的那个下往峪子沟的垭口。看来今天完不成计划了,就从这里下山了吧。我开始找往西拐的路,可就像一路摸索过来一样,路眼并没有那么好找。我东突西撞,没有头绪。坐下来看这条轨迹的走向,发现前半程有太多的拐弯和曲折,这是否意味着这是一条前人硬趟出来的路,并不成熟?那岂不是还要边下山,边找路?这怎么行?


    我开始纠结,要不还是继续往上登顶吧,一鼓作气登顶,再往南紧走几步,17点半前到达上次下山的地方,用半个小时,天黑前赶到底下峪子沟景区里。


    我又重新去找往南登顶的路。此时,我身处一片高大的藤类植物下边,叶子不多,刺儿倒不少,有的地方茂密得根本挤不过人去。之前还弯着腰,现在为了省事,我干脆爬着找路。可怕的是,清楚的轨迹,就是找不到往上去的正路,四处碰壁。


    我又决定,还是干脆直接下山吧,下山总是通往希望的。再回头去找找那个下山的路口,终究还是找不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时我开始担心了,因为18点左右天就黑了,而我还却陷入了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在这里凑合一宿,我倒也能接受,应该没啥危险,还是个特别的体验呢,但家里人肯定会担心。那我到底上还是下呢?上和下,路况都不明朗,多半天黑时我还在山路上。担心和纠结终于变成了狂躁,我四处乱钻着。

    这时我想的早已不是目标能否完成,而是如何保证今天的安全。手机还剩下十几格电,我让自己冷静下来,仔细再看轨迹,终于发现了解决方案——我只需要登顶,然后直接往东,东边就是银冶岭修到山顶的水泥公路。我之前还纳闷为啥要在这里修一条通往山顶的公路来呢,这一关键的细节我咋就忘记了呢?或许之前觉得往东去太绕远,所以没太放在心上;也或许是太过看重今天的既定目标了,反倒忘了其他的选项。现在这种时候,只要能保证人身安全,绕点远又算得了什么?

    此时已过16点半,我终于定好了新目标——登顶。貌似这段是今天最高的一次爬升,有八九十米。我耐心地钻着,只要能上升就好,不再脚下是否有路。逐渐地,总算脱离了这片藤类植物区。太阳西斜,昏线朝山顶移动着,我需要追赶昏线了。还好还好,正路很快被我找到,虽然一路的酸枣树和蛛网还是不断,但至少能看出路的样子来。17点10分,接近登顶,已经看到左侧白色的水泥路了,这样看来,也无需登顶了,直接左拐下去即可。路边的陡坎很高,直接下不保险,我沿着陡坎往北走,很快找到了缓坡,下到了水泥路上。17点20分,今天总算安全了。

    我查了山下银冶岭的公交路线, 密58路及其支线的末班都是16点,没戏;我只能沿公路往山外走,走到宁村,去赶18点30从密云县城发出的970末班了。量了一下距离,有七八公里的样子,还能接受。这时悲催地发现,带来的充电宝居然没有电,手机还剩7格,所以赶紧关了导航软件,断了网,埋头走路。

    一直走到19点,离宁村却还有1公里的样子。970早开过去了吧,我有点懊恼,想着待会到宁村先找地吃饭再找车吧。这时候,身后过来的一辆车主动搭讪,最终谈成100块钱把我拉到顺义俸伯。明天还要回老家呢,今天总算没困在山上。


    回到家,脱了衣服,才发现伤痕累累,胳膊和大腿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小洞和长短不一的伤口。我应该不会再走这道山脊了,冬天也不来了,太虐身虐心。但是东边还剩下一小段山脊没走,下次应该还会再来走完。



  • 右尼
    同情!上次我们走这条路,我胳膊腿共划了二十多道。
    2018年10月09日
  • 海运
    下次带把大砍刀吧
    2018年10月09日
  • 刘全
    惊心动魄
    2018年10月09日
131 浏览   3 回复
相关动态
  • 2018年10月11日 xulaoshi 赞了话题
  • 2018年10月09日 刘全 回复了话题
  • 2018年10月09日 赞了话题
  • 2018年10月09日 图图 赞了话题
  • 2018年10月09日 海运 赞了话题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