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一把长城瘾

  • 小硕007 2018年2月14日

    去年借着公司年会在顺义召开的契机,走了一趟潮白河,所以得知今年年会要去古北水镇时,自然而然就想再就近爬一次山。本以为古北水镇就是古北口,一查才知道并不是,正好也就查到了“司马台—金山岭—蟠龙山—古北口”这条穿越长城的路线。

    在对照着Google Earth和计划走的轨迹,看了多篇游记之后,发现有三个不确定因素:从哪儿上长城(司马台西段被水镇景区关闭了,不对外开放)?金山岭景区有查票的怎么办?金山岭西边那段军事禁区需要绕远,路是否好走? 这些都需要准备好替代方案。

    头天晚上五六点钟,天色渐暗,趁着联欢会还没开始,我顺着酒店门口的路往北边司马台水库岸边走,想看看能否直接走到长城脚下。很快就被前方三岔路口岗亭值班的拦住了,我只好装作误入歧途的游客,问这里能否走到长城上去,答案不言自明。看来水库西岸这条直达长城脚下的路是走不通的,明天只能走左边的公路,去绕个大远了。

    调头回去的路上,有人问我如何上长城,仔细一看居然是我们公司的同事,得知我明天要走长城,大呼遗憾。原来他也爱爬山,只是这次穿的皮鞋。虽然岁数相差不少,但感觉亲近了许多,我赶忙把出走社推荐给他,并相约以后一起爬山。

    当晚喝了酒,头有点晕,半夜还要玩“杀人游戏”,我是真不爱玩啊。1点半才回去睡觉,但并未完全睡着,因为脑子里想的全是明天的路线(若对待工作有这一半热情就好了),迷迷糊糊到四点半,打定了主意——5点起床,不吃酒店的自助餐了,比那个站岗的起得更早,肯定能绕过他;没准7点就能过金山岭景区,查票的也没上班呢,这样中午就能到古北口;时间充裕得很,接着去爬西边的卧虎山长城也不是不可能。我真的立即下载了卧虎山长城的轨迹。

    5点起来,虽然眼睛有点酸,但还是烧了热水,吃了四片面包里的两片(这本是中午的饭)。5点45出门了,感觉并没有那么冷。

    很快走到昨晚那个岗亭。尼玛!里边居然亮着灯!有人站岗。难道是24小时值班吗?直走的话,他肯定拦我。我只好若无其事地拐向了左边的公路,里边的人并没有管我,虽然我已经想好了说辞。

    这条路在卫星图上很明显,是翻过一道小梁,通往长城根儿的一道沟,往西边进沟是两个废弃的村,下窝铺和上窝铺,往东边出沟就能到水库边上,能上长城。

    这条公路是典型的之字形,我还想着抄近路,可看了看路边阴森的灌木丛,还是算了吧。很快走到了小梁最高处,再往下走就是土路,且就没有路灯了,我打开了手电。这时候才感觉到了天亮前那种刺骨的冷。走了一会,发现月光足够看路于是关了手电。

    终于走到了下边的路口,左边远处有一点灯光,应该是下窝铺村,我拐向了右边。

    地图上显示,并不需要走到水库边上,左手边有条路离长城很近,可以上去,所以我留意着左手的路口。看着远处的长城,我拍个夜景照吧,照片上却现出一张诡异的白脸,吓我一跳,仔细看,原来是我呼出的哈气。

    很快找到了左手边那条通往长城的小路,我三两步就蹿到了长城上。终于化解了第一个不确定因素,心里那个痛快。此时刚刚6点23分。

    天亮前的长城,看着模模糊糊,也拍不出什么照片来,我只想着赶路,埋头往西走。真正走起来才意识到长城并不比山间小路走着轻松,无论是斜坡,还是直上直下的台阶,都很费体力,且走不快,所以一路走一路擦汗。也不知过了几个城楼,看了下时间,快7点了,回头看,天边终于露出了朝霞,看来今天我能看到日出了啊,心里一阵欣喜。

    前边是个大坡,顶上有个城楼,就在那里边看日出吧,这么想着。一进城楼,一眼就看到对面的出口,咋是一扇红色的门?脑子还有点懵着,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我俩都没想到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能碰到人吧,互相吓了一大跳。

    我一看他穿着军大衣,显然是景区的,再一问,原来是水镇景区的,不是金山岭景区的。得知他整晚都在这里值班,我又是惊讶又是感叹,这得多辛苦啊。当然,我才是被盘问的一方,还是经典的哲学三问,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再加上世俗的一问,你有票吗? 有啊,我装作掏票的样子,额,长城门票落在酒店了。还好,我掏出了水镇的门票,这下应该信我了吧。  不过他反复问我上来的路线,问下边那个岗亭没拦我吗?我说没有啊,没人说不让上来啊?(不知道这会不会给下边那个值班的带来麻烦)我这么早,只是想上来看看日出,顺便往西走到古北口而已,你就放我过去吧。费了半天口舌,人家坚持不放,这是非开放路段,为了我的安全着想,必须原路返回。

    看来是没戏了,好失落,本来以为很顺利,计划这么快就夭折了。我只好调头。走之前,他让我拿着门票,他说是扫描一下票上的二维码,可我怎么看怎么像是在给我拍照,不知有何用意,是让下边人抓我么?

    我悻悻地往回走,考虑接下来怎么办。显然需要绕一下,可无论是北,还是南,都下不去。看来只能听他的,先原路走下去再说了。

    这时候天光大亮,往右侧俯视,我走过来的那条大路,以及下边的路口,清晰可见。很快,右侧有个出口,有明显的下山小路,看起来是刚才那个路口的。也好,不用走回头路,这里可以超近了。 

    一路下降,一路想好了对策,下边与长城并行的这条沟,一路向西,在地图上看,是能最终与长城交汇的,上窝铺村的村民若想到滦平去,最近的路线不就是要翻跃长城嘛,所以可以尝试一下这条沟。

    离路口近的是下窝铺村,这里只有一栋平房,里边隆隆响着,好像有什么机器。前边有铁丝网,把进沟的路封住了。贴着铁丝网往右边看,很快找到了铁丝网的尽头,贴着岩壁侧身而过。

    脚下的路很成熟,毕竟曾经是村道。和我预料的一样,上窝铺已经是废弃的村子了,一片荒芜。过了上窝铺村,才开始明显的上升,还能见到大广告牌,提示着从长城误入这里的同志,要买水镇的票。从出门到现在走了快俩小时了,我发现这次穿的袜子很不明智,明知道袜子筒没有松紧性了,还要穿出来爬山,结果就是往下出溜,都出溜到脚心了,往上拽了好几次之后索性不去管它了。

    趴倒在地的茅草越来越多,脚下的路很快就找不到了。这时候长城就在正前方,右边也有,我看右边好像能看到路的样子,就走右边吧。不知道这里是不是选择失误了,看着离长城直线距离也就五六百米,只需爬升七八十米,可越往上走灌木越多。我的纠结病又犯了,一会决定直接硬往上拔高,一会决定横切迂回着上,最终的效果其实差不多——陷在灌木丛里动弹不得,汗出个没完,眼镜上一层雾气,看不清了。我只好坐下来歇会,这时候长城就在我头顶上了,中间隔着一大片裸露的石头。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直接从石头上爬上去,四五米高,虽不是垂直,但坡度不小,有点危险,但是摆脱了灌木之苦,二是从两边继续横切,直到钻到长城城墙根儿,但看起来城墙有三四米高,不知道能否爬上去? 

    考虑再三,我决定爬石头,钻灌木太折磨人了。

    这片石头上有石头坑,里边有土,就长了灌木,为我提供了抓手和落脚的地方。我小心翼翼地确认每次落脚和抓的地方确实结实后,才爬下一步,身体紧紧趴在石头上前进。好在一切顺利,几分钟后,我就骑到了城墙上。

    双脚再次踩到了长城上,心里再次畅快起来。第一件事是清理了一下身上和鼻孔里的土。此时是8点半左右,没想到在灌木丛里挣扎了一个小时,真是有点浪费时间,不知道刚才若沿着沟一路走上去会不会好走一点。看了一下地图,这里已经属于金山岭景区,刚才那个有人站岗的城楼早就绕过去了。南边能看到大广高速出口,这里叫麒麟楼隧道。往东走的话,应该能看到有刻字的那段长城,但为了赶时间,还是继续往西吧。

    经过的第一个楼叫车道沟楼。 时间还早,今天又是小年,长城一个人也没有,只能听到景区的广播声。景区的长城没的说,干净,整齐,走了一会,我就审美疲劳了。接下来一路想的是,查票的什么时候出现呢?

    这么想着,很快就注意到前方三四百米远的地方,有个人在来回跑。或许是在这里守着太冷,所以跑步取暖吧。我观察了一会,貌似也没有绕行的余地,就算能从城墙上翻下去,刚才的灌木也钻怕了。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大不了就补票呗。

    走到近前,才发现不是查票的,是个穿着运动衣的小伙子,听到对方先跟我打招呼,我才发现是个老外,在这里训练呢。早就听说金山岭的外国人比中国人多,没想到今天第一个见到的就是外国人。

    继续向前,一处狭窄的上行台阶处,头顶又出现了四五个人,还是老外,不知道跟刚才那个是不是一伙的。我等他们过去,互相打了招呼。

    往前走了没多远,路边发现了三脚架,再往前,又发现了两个单反相机,那个大炮筒似的镜头,显示着价格不菲。这些老外心可真大,不怕被人顺走吗?我心里嘀咕着。

    接下来一路走过花楼,后川口楼,大金山楼,小金山楼,西域楼……偶尔会碰到三三两两的游客,西域楼时,还飞来了一架直升机,估计是护林防火的吧。在将军楼城楼里时,看到远处走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人穿着军大衣,很像查票的。我往回走了几步,发现他们越走越近,只好坐下来装作系鞋带。他们从我身边走过,居然没搭理我。奇怪,或许他们并不是查票的,也或许并不是看见谁都问有没有票吧。

    下一个是砖垛楼,这里北侧城墙下有一个小广场,有戚继光的雕像和几门火炮。这里也是金山岭东线和西线的分界点,与东线不同,西线的长城没有经过修复,都是原始的。

    经过五眼楼,桃春楼不久,就是西六眼楼,再往前就是军事禁区,游客止步。要想往前,只能往北下长城绕行。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北墙能下去的地方,只好往回走,边走边找。回到桃春楼,这里倒是有一个南侧的开口,刚才就走下来看过了。我这时想起了小撮的报告里提到过有一个城墙下边有一个小门,应该是这里了。

    贴着南侧墙根往东走了几步,哈,真有个小门啊,不走到跟前还真发现不了。就这样,走到了城墙北侧。这时候是11点半,我坐下来吃了剩下的两片面包。午饭完毕,继续贴着墙根往西走,前边应该有个右拐的路口,绕一个小弧形,再回到长城上来。

    很快找到了路口,右拐一路迅速下降,下边应该是属于巴克什营镇头道梁村,过了唯一的那户人家,左转回来,重新上升,回到长城上。我想的很美,因为下载的这条轨迹就是这样显示的。

    等重新回到长城墙根北侧时,发现根本无法到长城上去,有矮的地方,也有铁丝网拦着,只好贴着墙根往西走。没想到这样一路贴着墙根上上下下走了一个小时,还是没找到上去的入口。这样磨磨蹭蹭走下去,时间还真是个问题。我坐下来,又调出另外两条备用的轨迹看了看,显示北边是有一条路的通往西边,并最终能与长城接上。于是决定到下边去走。很快走到了那条路上,很明显这条路是从刚才那户人家走过来的,即刚才真没必要那么早上到长城脚下。

    接下来一路顺利,先是经过了金山岭景区未竣工的西门,然后就一路缓慢上升,很快就到了长城上。看地图,这里应该叫龙峪口,因此这段军事禁区所在的五里坨长城,应该是东起五眼楼,西至龙峪口,都需要在北边绕行。

    看时间快下午两点了,时间倒不是很晚。 这一段蟠龙山长城比刚才的长城更破了,路程有四五公里的样子,但我却没心思看景了。因为我早饿了,昨晚没吃几口菜,今天从早晨到现在只吃了四片面包,又一次把自己置身于饿着走路的境地,具体感觉就是前心贴后背,一路走一路冒汗,所以走的很慢。还好,我还有六块糖能撑一撑。

    慢慢走到三点半,能看到远处的古北口镇了,右边有条小路,就走下了长城。没想到这又绕了远,最终从镇北的关门外下了山,走到镇子里都四点了。看来去密云坐火车回通州的计划泡汤了(4点40的车),赶紧手机退了票。

    想找个地方吃顿热饭吧,转了半天,路边没有开张的饭店,只好找个超市买了点吃的,狼吞虎咽下去,舒服多了。

    站牌等车时,远处走来一个人,一看就是爬山的。攀谈中,得知他今天去的卧虎山长城,不知道他怎么走的,登山杖都折了。又等了一会,25路还不来,一辆面包车过来,20元一位,把我俩拉到了密云汽车站。

    回来后再次查,大概知道那段军事禁区是干嘛的了。


  • 叶依
    这一段一段的长城那么美!这一趟太值了!
    2018年2月14日
  • 王山而
    @小硕007 前一段惧黑的我感觉像在听聊斋;那么美的长城,估计我是可望不可及的了,佩服你的勇气和毅力~
    2018年2月14日
  • 一萍
    能够独行的勇士.太让人佩服!途中冒险掎精神感天动地!!!
    2018年2月14日
  • 京都水怪
    这些长城真干净
    2018年2月14日
  • 钟山
    小硕威武!
    2018年2月15日
  • 玉米
    留了个悬念,那段军事禁区到底是干嘛的?
    2018年2月21日
  • soso0
    佩服!这才是真正的出走人。我这样的,只能叫跟走人。
    2018年2月22日
547 浏览   8 回复
相关动态
  • 2018年2月22日 soso0 回复了话题
  • 2018年2月21日 laozhang 赞了话题
  • 2018年2月21日 小硕007 回复了话题
  • 2018年2月21日 玉米 回复了话题
  • 2018年2月17日 枫树 赞了话题
  •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