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准备夏天爬野山的朋友提个醒

  • 右尼 2017年8月20日

    为准备夏天爬野山的朋友提个醒

    ----20170819出走大觉寺—萝卜地—寨口废村

    马上就要上班了,一个暑假也没正经爬山,想出出汗。正好老独发了个“个人行踪”:大觉寺—灰峪。我立即回应:争取偶遇。有一年没见老独了,想和他唠唠嗑。

    7:30到大觉寺集合,对于我来说时间有些赶。最佳方案走北线,坐651路头班车,中途换乘633路,他们走南线,坐苹果园到延庆的919路。

    过程:

    6:00出家门,6:20坐上651路,车不是很快,6:28收到大脸猫的微信:已坐上919.我想:那就是说,今天还能偶遇到他,可是他怎么没提老独是否在车上呢?我回复:老独,我刚到肖家河,可能晚点儿,你们先溜达,我到萝卜地,能偶遇就一起走。

    7:05在屯店大桥换乘上633路,7:25到周家巷,正准备发微信报告时,老独打进电话,询问到哪了。他差1分钟没赶上919,只好又倒两次车到大觉寺。他安慰我:我们等你。

    7:31到大觉寺,老独正在车站等我,感动!

    没有看到大脸猫,估计他在前面溜达。我俩边聊边走,天气湿热,一会儿就大汗淋漓,一条小毛巾湿透了。途中接到大脸猫的电话,他在林场等我们。

    8:20在林场三位好友聚齐。

    8:30过茶棚。

    9:30到萝卜地垭口,喝了几口水,下到松林看蘑菇,有:松蘑、肉蘑、草蘑、“白蘑”等。然后返回。向南奔瞭望台。

    10:00到瞭望台,寻找一圈下山的路,大雾弥漫,看不到远处的山,定不准方向,穿过一片草地和树林后,路变陡,急剧下降,且灌木接近一人高。我看了一手机地图:我们偏离开了主山脊,偏左了。幸好大脸猫发现一条横切的路,又回到主脊。

    接着到了高压铁塔,路迹乱了,我和大脸猫看到铁塔基左边隐约有路,但雾大,看不清通向哪里。老独发现塔基右边有路,我们一起沿路下降,突然老独看到对面雾里露出尖尖的山峰说:方向错了,这是莲花峰,是通向南庄的,回撤!我一看手机:确实又偏离主脊了,这次是偏右了。还是老独厉害。

    爬回到铁塔,这时雾消散了一些,看到刚才那条模糊路正是沿主脊的。经过两次回爬,我的老毛病犯了:右腿膝关节后面的腿筋疼,不敢吃力,速度明显慢了下来。我和他俩说:体力下降,我奔寨口,不去灰峪了。奔寨口的路我上来过,有轨迹,请他们放心。

    老独让我走在前面,他在后面收队。突然走在前面的大脸猫跳了回来,喊着:有蛇!他俩看到一条花的,老独正准备照相,蛇爬走了。大家小心看着脚底下,……

    约11点走在后面的老独,喊了一声,我回头看去:他坐在地上,并说:我后背被什么咬了一下。我帮他脱掉上衣,看到两处有红点,按了几下,确定肩胛骨旁边的是。是一个点,不像蛇咬的,那就是蜂虫蛰的。老独倒吸着凉气痛苦地喊:疼死我了,浑身发抖,趴在山坡上,我用腿顶着他。他揪了一把蒿草,让我碾碎擦在伤口上。蒿草水分少,我就使劲用指甲挤伤口,挤出血来,大脸猫跑回来继续又挤出几滴血。老独说:好点儿了,不那么疼了。

    我犹豫了:是陪老独下山就医,还是我半截下撤?我的腿走不起来了,要拉他们的后腿,耽误就医时间。有大脸猫陪着,比我管事。于是决定下撤。结果他们2点到了灰峪车站,我3点才到寨口车站。

    约11:30我到了下撤拐点,再次看老独伤口:肿起鸡蛋大的包。我紧张地说:您赶紧下山去医院。这条路我走过,您放心,到车站我给您打电话,(我没敢说腿抽筋的事,不然他绝不会放我一个人走的)。

    下撤的路,我是今年4月15日跟老洪往上走过,当时是春天,路迹明显,也宽。四个月过去了,草长疯了,把路盖得严严实实。前半段是钻灌木丛,蜘蛛网密布,钻来钻去,多次把路走丢,眼前除了灌木,就是盘根错节的藤草,密不透风,半袖衣服露着胳膊,枝叶把它画花了。好在有轨迹,看不出路了,就看看它纠偏。这段春天时钻上来也就用了半个多小时,这次往下钻了1个多小时。

    后半段,是沿山梁下降,视野开阔了,近处的白色垃圾处理厂和远处的六环路都清晰可见,但草长得齐腰高,看不出路在哪,就凭着感觉蹚草。右腿疼痛加剧了,几乎不敢挪动步子。位置还是很高,必须一步步挪下去。比较陡的下坡,我就坐着往下移动。

    12:48好容易看到一段没有草的路迹,挺高兴,怎么有一团东西?仔细一看是带有黑花纹土黄色的蛇,我是高度近视,爬了这些年的山,头一次自己看见蛇,再迈一步就要蹚着它了,可以肯定是蝮蛇。不说汗毛立起来吧,我的腿是有些紧张了,一个人怎么自救呢?我想照像把它轰走,它只是伸展开。我决定不着它,从右边绕过去。有了这次“偶遇”,走路时更注意能看到的地面了(草底下的,就顾不过来了。

    颤颤巍巍,一步步往下挪,约2点到了水泥防火道,坐下想歇会儿,还是抓紧时间往回赶吧,到车再歇吧。

    过大工废村时,一条大狗带着四、五条半大的狗挡在路上。一条狗好对付些,一群就麻烦了!我挥着登上杖往前继续走,大狗带着它们跑到路边,我快速通过。这时一条拴在路边的大狗吠了起来,可能是壮了胆,我回头一看:刚才那条狗又追了上来,我停下来准备应对,它也停下来;我赶紧走,回头一看它又跟了上来,边走边停,直到拐出废村。这时迎面来了个背包的小伙,空着手,问我还有多远(到山边)?我说还有20来分钟,我警告他前面有大狗!他应了一声,不知是否平安通过。

    2:44听到手机响,老独来的,他从1点半开始给我打,一直不通,估计我遇到麻烦了。他已到苹果园。

    3:00绕过垃圾处理厂,钻过铁路桥,离车站不远,紧走几步,我怕3点633路从杨坨发车过来。实际等到3:16。上车后向老独报平安,并询问他的情况。回复:没事。

    今天再联系老独,得知昨夜他高烧,浑身发抖,差点去304医院急诊,早上好些了。我劝他还是去医院看看。我很难受,如果不是他在后面收队,可能就不会有这一下子了。看来年岁大了,爬山容易给大伙儿添麻烦。

    祝老独早日康复!

    带图片的文字请看: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072efc0102woo8.html

  • 武林阿混
    好惊险啊!
    老独应该是被野蜂搞的,没看到老独的伤口
    2017年8月20日
  • 右尼
    阿混:出走社北京群里有两幅老独发的伤口照片
    2017年8月20日
  • 钟山
    怎么晚上还变得更厉害了?
    2017年8月20日
  • 阿燚
    爬山避免独行,估计老独不会独行了!
    2017年8月20日
  • 京都水怪
    后怕,后怕,这段路我独行过几次。
    2017年8月20日
  • 亲哥俩小时到垭口,走太快了,仨小时差不多。那么累没好好休息抽筋不奇怪。
    2017年8月20日
  • 右尼
    @当 大脸猫亲哥说:正常速度应该是一个半小时。
    2017年8月20日
  • 右尼
    @京都水怪 以后尽量约伴行。
    2017年8月20日
  • 右尼
    @阿燚 独行需慎重。
    2017年8月20日
1800 浏览   26 回复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