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另类宠物-两只蚂蚱

  • 史努比 2005年10月20日

        上周在返回北石城的路上捉到两只翠绿色的大蚂蚱,放在背包的侧袋里带回了家,于是,放养在60多平米的居室里。

        开始,它们由于对环境的陌生,表现得很焦虑,经常不知蹦到哪去了,有时在窗帘上,有时在梯子边上,又有时藏在书架上,现在四天过去了,它们渐渐适应了,很踏实地呆在它们的食物上,形成了我们家一个很别致的摆设,别人看到了以为是假的呢。

        现在我每天都会观察它们,觉得那是一个很有趣的世界。

    好像有点同性恋的倾向



    本文已在[2006-6-8 22:39:14]被小撮重新编辑。
  • 小撮

    两只蚂蚱,一只叫大翠,一只叫二翠,长得很像,分不出来谁是谁,或许在他们眼里,我和史奴比也长得很像,分不出来谁是谁。把二翠的翅膀尾部剪了一点,才算有了标记。这对难兄难弟来自廊房峪到北石城的防火道边的草丛里,两人的领地相距相差约500米,也算是同乡了,但蚂蚱这种动物的社会性较差(除了闹蝗灾时),通常是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如果不是做了我们的俘虏,他们极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相逢。跟他们一同被捕的还有一只“挂搭扁”(一种脑袋为锥形的蝗虫),还有一种棕色的中号蚂蚱,本打算在家里建一个蚂蚱家园,不料另外两只在密云县城逃掉了,幸好最漂亮的两只还在。象所有的草食类动物一样,大翠和二翠性情温和,智商不高,从小生活在饭来张口的环境里,没有觅食的本领。给他们提供的食物是一只圆白菜,喂食的方法是把他们硬摁到白菜上,让他们尝到甜头,从而暂时忘掉警惕和恐惧,再放开手,让他们自己趴在白菜上啃。这是一个很需要耐心的过程,要让蚂蚱明白你没有恶意,是很困难的。经常是摁在白菜上半天,他愣是不张嘴,拼命挣扎,用狼牙棒般的大腿使劲蹬人,一放手,他就拼命地跳开了。然后再把捉回来,再摁到白菜上,这个过程要重复好几次,直到他累了,才会老老实实地趴在那儿啃白菜,一趴就是几个小时不动窝。如果不这样喂食,他们即使饿死,也不会自己找到这棵白菜的。比起小强,比起蚂蚁,大翠二翠们的生存能力差得远。

    2005年10月20日
  • 小王子
    有点儿意思,这个宠物比较爽哈
    2005年10月21日
  • 地下偏上
    几日不见,这两只蚂蚱好象比当初大了一点。史奴比喂养野生动物的技术不错啊。
    2005年10月21日
  • 苍鹰

    史努比帮我也抓了两只个头差异很大的回来给谦谦玩,谦谦很喜欢,问我:"大的是爸爸小的是妈妈,宝宝呢?宝宝找不到爸爸妈妈会伤心吗?"。这些难以回答的问题经常让我无法回答。

    2005年10月21日
  • 小撮
    大翠的一条大腿掉了,二翠目前还六肢健全。两只蚂蚱都越来越不活跃,颜色也由翠绿转为黄绿,真的是秋后的蚂蚱,蹦挞不了几天了。本以为房间里暖和,食物充足,可以让他们安然越冬,现在看来,自然规律是很难抗拒的。

    该回复已在[2005-11-14 1:48:55]被小撮重新编辑。
    2005年10月24日
  • 大狮
    小心绿窗帘!:)
    2005年11月03日
  • 海运
    很漂亮的蚂蚱,也算得其天年得其所
    2018年6月25日
  • 史努比
    @海运 呀!怎么翻到这个了,出走社还能看到13年前写的东西,不容易。
    2018年6月25日
  • 海运
    记录只是尘封,网络不曾忘记,这也是写报告的意义之一
    2018年6月25日
3633 浏览   9 回复
相关动态
  • 2018年9月24日 北潞冠 赞了话题
  • 2018年6月27日 小撮 赞了话题
  • 2018年6月27日 静走 赞了话题
  • 2018年6月25日 阿燚 赞了话题
  • 2018年6月25日 赞了话题
  •  
关键词
微信公众号